如此想著的時候,陳立鋼很是輕鬆的走到院子當中,放眼望去,看到那裏確實是有兩隻死老鼠,而且就是自己放置碗碟的地方,看來應該是那個小姑娘進來準備收拾地上的東西,一個不留神,沒有注意到旁邊的死老鼠,這才被嚇得叫出聲來吧。

“不對!這事情有蹊蹺!”

可仔細一瞧,他卻發現了其中的奧妙。

陳立鋼原本想著回去房間,繼續躺在**睡大覺了,可當他在轉身的那一刹那,心中一動,便發現了事情有些不對頭,這事情恐怕沒有那麽簡單,因為那兩隻老鼠,死的有些太詭異了!

老鼠死了,這本是一件很平長的事情,沒有什麽值得注意的地方,可是一次死兩隻老鼠,而且死的位置都是一模一樣,這可就要讓人深思了,要是沒有什麽特殊原因的話,那兩隻老鼠會有那麽湊巧的死在一起嗎?還是說它們是早就約定好,同時跑到那裏去殉情的?這壓根就沒道理嘛!

陳立鋼擺擺手,示意那個小姑娘先退出去之後,便轉身回到房間裏麵,翻箱倒櫃的找出來一副塑膠手套,他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的,那兩隻死老鼠,翻看了一遍,陳立鋼冷笑一聲道:“中毒?嗬嗬,有點意思啊!”

這事情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有人在今晚,送給他的飯菜裏麵下了劇毒,剛好這兩隻倒黴的老鼠,聞到地上碗碟之中的飯菜香氣,跑出來吃了之後,便瞬間斃命,還把那個小小先生給嚇了個半死。

同時,陳立鋼也在心中慶幸,幸好自己這段時間,晚上都是在外麵吃完飯才回來,並沒有去吃這裏的飯菜,要不然的話,現在倒在地上的,恐怕不是那兩隻老鼠,而是變成他自己吧。

陳立鋼用兩根樹枝當作一雙大筷子,把那兩隻死老鼠夾起來,放到自己挖的那個坑裏麵,把自己手中那副手套,也一同扔進去之後,才把坑給填了起來,然後拍拍手,轉身回屋子,一頭倒在**,開始盤算著剛剛發生的這一幕。

陳立鋼認為自己平日裏還挺會做人的,也沒有跟誰結怨,甚至是爭執都沒有,那到底是誰要置他於死地呢,而且還用下毒這樣的手段,這分明就是不死不休的態度的啊!

想來想去,他實在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便不再去想,他作為一個有權力的人,本身被人用各種手段對付,就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他的心理素質很過硬,並不會因為一兩次的暗殺,就大驚小怪,亂了分寸,而且現在也著實是沒有頭緒,與其操那份閑心,還不如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覺。

其實他哪裏想得起來,這商場當中,那些大老板們為了要讓自己上位,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甚至是暗中下死手,都是常有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什麽理由,畢竟他並不是那麽老謀深算的人,有些潛在的東西,還沒有看的那麽透徹,沒法了解到其中的凶險。

雖然這次的下毒事件,陳立鋼沒有放在心上,但卻是給他提了一下醒,那就是這裏恐怕是不能久呆了,這裏現在並不安全,像這樣下毒殺人的事情,第一次沒成功,很有可能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接連不斷的出新花樣,畢竟隻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要是整天都這麽提心吊膽,繃緊神經過日子的話,那可這不是他所追求的。

還有一點,那就是陳立鋼現在認為,自己的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跑路之前的準備工作也做的很充分,光是錢他就積攢了好幾十萬,那些值錢的珠寶玉器也有不少,而且體積都不大,一包帶走的話,完全沒有問題啊,現在這個時候不走,更待何時呢。

心中有了算計,他便閉著眼睛睡著了,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突然隱約聽到自己的院門好像被人推開,然後有個人輕手輕腳的,朝著自己的房間方向走來,由於剛剛才被人下過毒,他此刻是異常的機警,絲毫沒動聲色,繼續裝作熟睡的樣子,準備來個守株待兔。

沒想到那人走到房間門前的時候,並沒有直接推門進來,而是輕聲問道:“陳先生,請問你睡了沒有?”

“嗯?怎麽會是他?”

來的這個人的說話聲音陳立鋼很熟悉,就是馬新建身邊的老管家,叫王林何,隻是這老家夥一向不都是跟馬新建形影不離的嗎,怎麽會有空到自己這裏來?

見來人是王林何,陳立鋼也沒有多想,直接坐起身來,穿上駱駝牌大頭皮鞋,走上前打開房門,說道:“哦,是王老先生啊,你進來吧,我還沒有睡呢!”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6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