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昭和,我很想你。

“……”伏慎沉默著,雙手緊緊握住話筒,半張著嘴,猶豫著,腦子裏一片空白,想不起到底應該說些什麽。

後的同學哀嚎一聲:“你到底說不說啊!大晚上的冷死我了。”

這聲音不大不小,恰巧讓沈昭和聽到了。

“是伏慎嗎?”電話那頭的人輕輕問道,過了一會兒繼續,“你怎麽不說話?”

“……”伏慎咽了下口水,咳嗽一聲,“……呃,你、你睡了嗎?”

“……睡了。”沈昭和的語氣間有點笑音,“但是躺在上就是睡不著,剛起來準備吃點安藥你就來了電話了。”

伏慎皺眉說:“你別總吃那種東西,會上癮的。”

“但是我明天還有課啊。”

“……”伏慎慌張了一下,連忙說道,“那你快去睡覺,我以後……以後再給你電話。”

“沒事。軍營裏也不讓隨隨便便給家裏電話的?”

“恩。”

“反正我也睡不著。”

“……恩……”

“伏慎。”那人突然叫了他的名字,“——你最近還好嗎?”

伏慎心中感慨萬分,本來想對他說‘簡直糟透了’,順便再抱怨一會兒,然而真正開口的時候說的卻是‘我很好’。

“真的嗎?我聽昭平說你們被訓的非常狠……”

“因為是男人嘛。”伏慎笑笑,“能每天都洗澡已經很不錯了,反正再過幾天就能回去了。”

“恩。”沈昭和猶豫了很久,終究還是沒多問 。不久前沈昭平已經給他過電話,告訴他伏慎曬傷非常嚴重,後頸都已經脫皮了,也正是因為這樣,沈昭平幾乎沒能睡著。即使知道伏慎不一定能給自己電話,他還是等到了十二點,這才沒錯過這個快要橫跨兩天的電話。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1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