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跳得很快。

伏慎被噎到,半晌說不出話來。也許太過於反感去接觸外麵的陽光,伏慎幹脆坐在醫務室的凳子上,開膏藥的裝,沾了一點向後脖子塗抹,問沈昭平:“你來這裏,你哥哥知道嗎?”

“當然了。”沈昭平白了他一眼。

“不,我問的是,你哥哥知道你上高中了嗎?”

沈昭平笑了笑:“當然,那個入學考試還是我哥給我聯係的。”想了想,沈昭平不的說道:“難不成你以為我沒有考進去的資本?”

伏慎連忙擺手,他可沒這麽說。

沈昭平拿起手旁的報紙,也不再理伏慎,專心的看報。

伏慎塗完最後一點藥膏,還是戀戀不舍的不想出去,看到沈昭平那麽舒坦的躺在那裏,根本不用出去暴曬,不由得不:“你憑什麽不出去訓練,你又沒有特權。”

沈昭平放下報紙,嗬嗬笑了一聲:“特權?我要那玩意兒幹什麽。我這是憑實力上去的,你要行,你也來?”

伏慎無語,又坐了一會兒,然後出去了。

陽光很刺眼,瞬間就好像把自己上的水分都吸幹了。出版報,就是寫寫字,誰不會寫?而得到這個職位的隻有沈昭平,太不平了。

伏慎歎了口氣,緩緩地走回宿舍。

那幫孩子仍然筆直的坐著,伏慎從後麵看著他們纖細而筆直的脊椎,過了一會兒,默默地轉移了視線。

這世上哪裏有什麽平可言,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就應該感謝上蒼的厚愛了。

伏慎模模糊糊的想著,藥膏清涼清涼,非常有效,他幾乎要睡過去。

‘啪’。

後背輕微的疼痛讓伏慎一驚,剛剛官走過他後麵的走道,見他昏昏睡的模樣,輕輕地給了他後背一下子。

伏慎清醒了一會兒,SI維又開始模糊。

伏慎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那麽煩躁。好像多一天都不能扛下去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1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