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姝妃去鳳儀宮,在那兒喝了茶後,回來突然渾身抽搐不止,麵色鐵青,口吐鮮血當場身亡。

太醫們慌忙去診,結果無疑是被人毒殺。

皇後首當其衝被疑為凶手,待侍衛們去鳳儀宮搜查,果然翻出了那瓶盛有毒藥的小瓷瓶。

婉兒給皇後的是半瓶毒藥,理所當然地成為皇後毒殺姝妃的罪證。

皇後呆呆地看著那一直讓她猶豫的還未動用過的瓷瓶,半天說不出話來。

不聰明的她甚至還反應不過來,姝妃在她還未出手前怎麽就死了?

“不是我……”她無法置信地搖著頭喃喃道。

皇上對此事先是震驚,繼而怒不可遏地對下麵被侍衛們押著的皇後說:“皇後你!朕真是想不到啊,你竟然如此惡毒……”

皇後驚醒了,她大聲地對皇上說:“真的不是臣妾……”

皇上臉上顯出了痛心的表情,將侍衛搜出來的瓷瓶在她麵前一扔,怒道:“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想狡辯嗎!你為什麽要這麽做,枉朕以前那樣尊重你、信任你,沒想到你竟做出了這種事!姝妃一直賢淑,你為什麽要害她……”

皇後怔怔地看著眼前的物證,百口莫辯。但是提到姝妃,她則激動起來,跪著走到皇上麵前說:“皇上,皇上,是姝妃殺了太後……她是罪有應得的……”

這樣的話,在外人聽來,無疑是承認了自己毒害了姝妃。皇上聽了則吃驚地問:“你有什麽證據?”

皇後啞然,說不出所以然來。

這引起了皇上更盛的怒氣,他悲憤地指著皇後說:“你毫無根據就妄害人命……你何以母儀天下!來人啊,把她拉下去!”

“冤枉啊,皇上,我沒有殺姝妃……”

皇上痛心地背過身去不去看她,擺了擺手,侍衛們就奉命拉下皇後,而皇後的哀呼聲還從外麵一直隱隱傳來。

姝妃自皇上年輕時就服侍在身邊,不可能沒有感情。

而皇後則是皇上兒時的夢想,純

真的愛戀。現在呢?一切都變得不是滋味。婉兒可以看出這件事對皇上的打擊很大,讓他心力交瘁。

但由此他對婉兒卻愈加留戀起來,他一整天待在婉兒的蝶戀宮,頹然地對婉兒說道:“女人的心真是比海深啊。朕一直敬重皇後,沒想到她的心競如此陰毒!而姝妃一直對朕體貼入微,沒想到反而被她害死!真是讓朕傷心啊……”

婉兒默默地坐在皇上身邊,隨著歎了口氣說:“臣妾也想不到看起來寬厚大度的皇後,竟會做出這樣的事……現在想想就有些後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