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現在手術室外,門上亮著的手術中的牌子,心裏說不出是什麽感覺。

相愛時和尉遲浩愛的**氣回腸,本以為會相守到老。

卻經曆了太多的磨難,尉遲浩的失憶,尉遲君的對待,讓她對尉遲浩心如死灰。

她以為這輩子尉遲浩都會忘記她了,她以為這輩子和尉遲浩都會再無瓜葛了。

看到尉遲浩為了恢複記憶所做的事情,那樣非人的電擊治療讓她感到心慌。他從來沒有忘記過她。

至少他想要記起她而在做努力。

活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生無可戀。

想到這些,卻頭一次覺得心靜如水。

若安好,此後相濡以沫再不分離。

若……已是生無可戀甘願隨他而去。

葉多多一張小臉上也是寫滿了擔憂,雖然他對這個失憶後的爹地很不喜歡,可是他這個不及格的爹地。

即便他爹地不及格,他也不希望他有事。

“媽咪。”葉多多躊躇了下坐在葉曉恩身旁,聲音有些怯怯的問,“爹地不會有事吧?”

葉多多抬著小巧的臉等著葉曉恩回答。

葉曉恩回頭看向葉多多,目光中滿是鎮定,聲音前所未有的鎮靜:“嗯。”

此刻的她,除了相信那個男人,似乎什麽也做不了。

手輕輕的攬過葉多多小小的身子,重複了一句:“相信你爹地,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不知道是為了安慰葉多多還是為了給自己加油打氣。

許是老天爺在同葉曉恩開個巨大的玩笑,這場手術出奇做的很久。

葉多多依靠在葉曉恩身側,小小的頭顱一晃一晃險些要摔倒,反觀葉曉恩麵上一臉的疲憊,目光怔怔的盯住手術室。

斯馬爾眼疾手快的一把將葉多多抱起,輕輕歎息一聲。

葉曉恩一定是太過擔憂尉遲浩了,不然怎麽會連她最疼愛的寶貝要從座椅上摔倒下去都不自知呢!

見證過葉曉恩和尉遲浩的纏綿悱惻的愛情,也看到了葉曉恩對尉遲浩的心如死灰。

可是那份纏綿悱惻的愛早已刻骨銘心,即便她想拒絕,心裏早已做出了下意識的反應。

例如,現在。

葉曉恩發覺斯馬爾的動作,好似突然回神一般,麵上一閃即逝的驚慌失措,“多多,沒事吧?”

葉多多顯然沒有什麽精神,無精打采的靠在斯馬爾的肩膀上,強打起精神來扯出一抹笑意,輕聲安撫,“媽咪,我沒事。”

葉曉恩麵上劃過一絲愧疚,唇瓣緊抿,想要說些什麽卻終究沒有說出口來。

斯馬爾默默的搖搖頭,“曉恩,你累了帶著多多去休息一下吧,我在這裏守著。”

葉曉恩搖搖頭,他們在手術室外等待的時間太漫長了,精神一直緊繃著,心思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