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也趕過來一起看了監控記錄,原來,尉遲釧真的一直都在和葉子語聯係。

而葉子語竟然十分的清楚葉曉恩所有的動態,就好似在葉曉恩身邊安插的眼線一般。

葉曉恩眉心緊蹙,她倒是沒有想到尉遲釧竟然會和葉子語聯手。

“爹地,現在我們該怎麽辦?”葉多多看完了監控記錄,精致的麵容上滿是嚴肅。

心裏雖然對尉遲釧和葉子語已經恨不得要分屍了,但是做決策的事情還是要交給他的爹地。

尉遲浩心裏一驚,葉子語現在對葉曉恩所有的動態都了如指掌,那麽對葉曉恩的安全是帶來了極大的危險的。

即便身邊安插了人手來保護葉曉恩,但是有那麽一個大毒瘤放在那裏,心裏還是會有不安。

“不能在繼續坐以待斃下去了,這次我們必須要主動出擊。”尉遲浩麵上一片冷凝,周身都被寒氣覆蓋。

葉多多讚同的點點頭,這個時候就要趁機將葉子語連根拔起,不能再讓葉子語繼續囂張下去了。

“我覺得此時我們不應該輕舉妄動,畢竟爸現在還沒有任何的消息,萬一激怒了尉遲釧,對爸沒有半點的好處。”

葉曉恩眉宇微蹙,心裏滿滿的不安,對於尉遲浩的想法極為不讚同。

先不說坐以待斃,就是主動出擊就有很大的問題,尉遲君現在還在尉遲釧的手裏,尉遲釧現在的狀態又是很不好。

萬一主動出擊打草驚蛇了,尉遲釧在對尉遲君做出點什麽事情來,到那時就連後悔都來不及了。

“曉恩,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會將整個計劃都完美的時候在出擊。”尉遲浩輕聲安慰葉曉恩。

葉曉恩麵上滿是憂慮,尉遲浩現在絲毫聽不進去她的話,心裏滿是不安。

尉遲浩和葉多多已經在一邊商量起來接下來該如何出擊,眸光閃爍了下,葉曉恩轉身離開。

“斯馬爾,你一定要好好勸勸浩,不要太衝動了,畢竟尉遲釧手中還有尉遲君這麽一張王牌呢。”

葉曉恩好似一個溺水的人突然遇到了救命的稻草,纖細的小手緊緊的拉著斯馬爾的手臂,滿臉的祈求。

斯馬爾一臉的淡定,伸手輕輕拍了拍葉曉恩的手,“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和尉遲浩好好說的。”

葉曉恩聽到斯馬爾這麽說,整顆心都放了下來,胸口也敞開了不少。

兩人並肩走進葉多多的房間,斯馬爾麵上佯裝一副嚴肅的樣子,輕咳一聲,“聽說你們要製定計劃主動出擊?”

葉多多連頭都沒有抬一下,漫不經心的回應了一句,“是的,斯馬爾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