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所有的耐心都被尉遲釧給消耗光了,對於尉遲釧這個超大的代價,表示不能苟同。

葉曉恩出奇的沒有組織尉遲浩要將尉遲釧的事情,因為她也是對於尉遲釧這個做法表示無語了。

人能夠做到這個地步,她真的不知道還該說些什麽了。

將尉遲釧帶走之後,斯馬爾和尉遲浩走在後麵,“帶走尉遲釧怎麽辦,尉遲釧會說出尉遲君的下落嗎?”

尉遲浩眸光閃爍了下,聲音掩飾不住的失落,“即使他不說,我也會讓他說出來。”

斯馬爾目光帶有複雜的看了一眼尉遲浩,到了嘴邊所有的話語最終還是化作了一聲歎息。

葉多多在家中也在全力的搜索尉遲君的下落,葉曉恩等人也是想盡了辦法讓尉遲釧說出尉遲君的下落。

但是尉遲釧就好像是打定了主意,尉遲浩等人不會對他做出什麽事情來的,所以任憑葉曉恩等人怎麽勸說就是沒有一句言語。

葉曉恩氣憤不已,認為尉遲釧油鹽不進,但是尉遲釧也是明確的表示,隻要尉遲浩答應把東西交給他,他就立即放了尉遲君。

眾人僵持不下,葉子語冷笑一聲,“怎麽不答應尉遲釧的建議了?你們一個一個都是正義的化身,現在為了這一點一點的權利和財富就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置之不理了?真是可笑。”

葉曉恩眉宇緊蹙,葉子語的話用刻薄來說一點也不為過。

尉遲釧現在沒有尉遲家的終極勢力都能做出這麽多的壞事來,要是他擁有了整個尉遲家的勢力。

不是葉曉恩誇獎尉遲釧,那真的就是整個世界都要翻天了。

“你有什麽權利說這種話,你連自己的親姐姐都忍心下手,還有什麽權利來指責任何人。”斯馬爾麵色不悅的說著。

葉子語輕笑一聲,滿臉的不屑,“既然都不能舍讓出來自己的權利何苦還裝作一副救世主的樣子呢?”

斯馬爾麵色不悅,就在此時錢曉晨卻突然出現了,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

葉曉恩麵上微怔,絲毫沒有料想到錢曉晨會過來,“你怎麽會過來?”

“曉恩姐,我知道尉遲君在哪裏。”錢曉晨緊緊抿了抿唇瓣,輕聲說道。

“他在哪裏?”葉曉恩麵上一喜,急切的詢問道。

尉遲浩和斯馬爾等人也將目光看向了錢曉晨,一臉希翼的樣子。

葉子語好似瞬間觸電,麵色猙獰的衝上前來,“你不準背叛我,你不能告訴他們尉遲君在哪裏,你一旦告訴尉遲君的下落在哪裏,那我就真的必死無疑了,尉遲浩他是不會放過我的。”

錢曉晨輕輕的攬著葉子語的身子,麵上還掛著一絲淺淺的笑意,眸光中是滿滿的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