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恩是我妻子,我一定會遵從伯母的任命的。”尉遲浩俊美的麵容上難得漾起了一抹淺淡的笑意。

大手緊緊的拉著葉曉恩的手臂,聲音雖然淡漠,但還是掩飾不住聲音中的信誓旦旦。

魏媽媽聽到了尉遲浩的回答,滿意的點了點頭,拉著葉曉恩的手臂又說了幾句抱歉的話語,才轉身離開去招待其他的賓客。

葉曉恩滿心都是柔情,聽到尉遲浩這樣信誓旦旦的和魏媽媽保證,心中滿是甜蜜,皎潔的小臉上掩飾不住的笑意,嘴角更是不受控製的上揚。

尉遲浩偏頭看了一眼葉曉恩這略帶一絲花癡的模樣,唇角輕輕勾勒起一抹淺淡的弧度,壓低了聲音柔聲說道,“怎麽,突然之間才發現你的老公很帥是嗎?”

葉曉恩麵上一紅,輕輕的咬了咬唇角,輕聲說道,“不要這麽自戀,我又沒有在看你。”

葉曉恩被當事人當場抓包,麵上還佯裝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樣,強嘴的不去認同尉遲浩的說法。

尉遲浩輕輕歎息一聲,剛想要說些什麽調侃葉曉恩的話來,迎麵走來了一群的男人,“尉遲總裁!”

尉遲浩瞬間斂去了麵上所有的笑意,俊美的臉上滿是麵癱的模樣,遊刃有餘的和生意場的合作夥伴聊談。

葉曉恩見尉遲浩被這一群商業人士給團團圍住,心中多了一抹失落,也深知尉遲浩一時半刻也是逃離不開這個包圍圈的,給尉遲浩打了一個手勢,轉身去找了一個角落坐下。

尉遲浩眉宇微蹙,望著葉曉恩轉身離開的背影,心中劃過一抹的擔心,剛剛還在魏媽媽的麵前信誓旦旦的要做一晚上的護花使者呢!

現在還沒有過十分鍾,這個護花使者就已經逃離了他的工作了,心中多了一絲愧疚。可是還不等尉遲浩繼續愧疚下去,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和已經將尉遲浩所有的思緒都給勾走了。

葉曉恩坐在角落裏,沒有什麽事情所做,坐在角落裏倒是將她之前所有的緊張感都給驅散去了。

皎潔的小臉上揚起了一抹滿是自嘲的笑意,在來的路上,不論尉遲浩如何安慰她不要讓她感到緊張,她都緊張的不行了。

而現在尉遲浩不在身邊了,身邊連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了,她心中反而倒是沒有了半點的緊張的感覺了。

難道她的體質和別人就是很特殊,不能正常的安慰,隻能用冷處理的辦法來解決?

身邊一群名媛沒有注意到坐在角落裏的葉曉恩,紛紛洋洋自得的說著自己和魏倩倩魏媽媽是多麽的相熟。

葉曉恩就當作是一個笑話在聽,反正別人說什麽事情都與她無關,隻要不惹到了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