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胡說!”尉遲浩一個沒注意,葉曉恩便已經悲痛欲絕的衝到了阿希麵前。

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你胡說,子語不可能這麽做!”

她就那麽指著一個滿頭是血的人,甚至連指尖都在顫抖。

但是她還是堅信,堅信子語不會這麽做,不會恨她到這種地步。

“曉恩!”

“媽咪!”

葉曉恩的突然舉動嚇壞了尉遲浩和葉多多,他們又何曾見過葉曉恩這個樣子?

可是,尉遲浩唯一能做的,隻是緊緊的把她抱在懷裏。

而葉多多,隻能控製住自己的眼淚,不讓自己的脆弱影響到葉曉恩。

“他在說謊對不對?”葉曉恩突然抬起淚光點點的雙眸,望著尉遲浩。

尉遲浩知道,無論真相是什麽樣,葉曉恩都不會相信是葉子語做的。

但是尉遲浩已經不想再騙她了,曾經,他已經一次又一次的幫著她欺騙自己,她有權利去知道一切。

即便,那個一心想致她於死地的人,是她相依為命的親妹妹。

尉遲浩溫柔的捧起葉曉恩的頭,用一雙充滿寵溺得眼光看著葉曉恩,葉曉恩像是突然覺察到了什麽,猛的甩過了頭。

“你不用說了,我不會相信的。”

近似呢喃的聲音,從葉曉恩口中慢慢吐出。

尉遲浩不知道應該怎麽做,才能讓她接受,讓她相信。

不是他不願意給葉曉恩一個美麗的夢,隻是,太美的夢,都隻是夢而已。

他寧願葉曉恩活在現實,起碼他可以陪著她。

活在夢裏的葉曉恩,隻能一個人獨自沉默著痛。

“我沒有說謊……是真的……求你們放過我……”

阿希的話,打破了葉曉恩的自欺欺人。

也隻有這一刻,尉遲浩竟然是感激這個差點就強了葉曉恩的人。

葉多多靜靜站在一旁,隻希望尉遲浩能夠說服自己的媽咪。

一張稚嫩的小臉上,竟然也布滿了憂傷。那是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六歲孩子臉上的沉重。

“你有什麽證據?憑什麽說是子語指使的?你們為什麽會聽她的指使0?”葉曉恩試圖做最後的掙紮。

阿希看了看尉遲浩的臉上,深知如果不照實回答,他的這條命就不保了。

戰戰兢兢的片刻,阿希才哆哆嗦嗦的講出了實情。

包括他怎麽和葉子語相識;包括葉子語如何用葉曉恩的身份和自己碰麵;包括葉子語成為了冷傲的情婦;包括葉子語和冷傲的交易;包括冷傲給自己的承諾;

“所……所以我才會綁架他……但……但是害怕尉遲浩……沒想到今天你們都沒有送葉多多……在學校也沒有人看護……”

尉遲浩渾身的肌肉都在叫囂。為什麽他沒有送多多去學校!為什麽他沒有讓人保護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