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勸君歸

遠古老人看著那一麵麵逐漸在黑白虛線之中,被蠶食,被吞噬的長生絕壁,竟然仿佛一瞬間就蒼老了許多一般,這讓八邪等人在準備戰鬥之時,都對遠古老人,‘露’出一副慚愧跟歉疚之‘色’。

若他們不出現在這裏,這一片可以說是無價之寶、價值連城的寶地,根本就不會被這些可惡的、該死的、如附骨之疽般皇陵中的怪異生靈給發現,並且給破壞殆盡。

“無妨,老夫早就知道,今日必有此劫數,跟汝等無關,唉!隻是可惜了那一牆壁的窈窕之畫,可惜了老夫那夢中的無數的美人兒!”

老人的幽幽之言,讓八殤三美撇嘴已對,讓老道深感淒淒然。讓八邪屁孩等人十分的無語。

就在眾人臉‘色’紛現怪異之時,這些個罪魁禍首的黑白虛線,成為了老人發泄憤怒,發泄淤積的怒火的最佳之物。

就見此刻猶如癲狂的遠古老人,一拳,一腳施展之時,他的四周天空之上,開始出現了無數的拳影,腳影!這些石磨大小的虛影,竟然仿佛裝滿了小型的高爆彈一般,在天空上,四處的炸裂開來,在一陣又一陣轟隆隆的劇烈響動之中,把無數的黑白之線,炸的粉碎。

怪異的一幕出現了,這些無窮無盡的黑白相間的黑白碎片,竟然在那爆炸的周圍,開始極快的變細,變長,待這些艱難掙紮延伸到遠古老人跟八邪眾人身邊的虛線,已經變成發絲般粗細的時候。

好奇的張小柔,輕輕的用手指彈了一下那虛線之後,就在八殤擔憂的出聲埋怨小柔之時,那條虛線,竟然自小柔這一端化為齏粉,並且無聲的向著牆壁之上的尾端,開始延伸而去,直到整條奇長無比的線,完全的變為齏粉,飄散在劇烈震‘**’的長生殿上空。

“嘶”八邪等人,都被遠古老人這般可怕的攻擊手段,震驚的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本還待出手的老道,更是訕訕的緊了緊他的百寶香囊,貌似這老頭雖然清高了一點,雖然架子大了一點,但是這本事?還是值當了一回八邪等人如此的尊重。

就在八邪等人異常欣喜,以為自己的隊伍,又來一強勁高手之時!

遠古老人的身體突然的一滯之後,訕訕的看著八邪突然的說道:“唉!這周圍的長生之氣,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老夫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諸位看來要一起搭把手,快速消滅這些噬靈為妙。”

“額!”這一幕,讓無語出聲的八邪等人,想到了那頂天立地的羅漢,想到了他那最後離去之時,訕訕的表情,跟那抱拳的動作,接著眾人又看了看那無窮無盡,再次湧來的黑白相間的虛線之後,紛紛無奈搖頭。

為什麽他們就不能有個持久型的‘肉’盾呢?為什麽他們總是要疲於奔命呢?就不能給他們稍微舒服一點,安逸一點的環境嗎?

老道是這麽想的,這要是有一個或一群大‘奶’妹子,在他旁邊為他加油打氣,為他呐喊助威,那他的爆發出多大的實力哇?想想就覺得十分完美的他,再次的歎氣出聲,想著革命尚未成功,同誌們還需要努力的經典語錄,就覺得渾身充滿了動力。

畢竟菠蘿###會有的,大‘奶’妹子更會有的。

而早就已經開始行動起來的八邪等人,在八邪那兩尊巨大羅漢的帶領之下,開始爆發出比遠古老人還要巨大的實力跟破壞力,周圍無數的黑白虛線,被連根的拔起之後,又在摩羅梵唱的鬥大的符纂之中,被打成漫天齏粉。

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在八邪他們身後,為八邪等人掃尾的遠古老人,在仔細的檢查了這些跨界而來的黑白虛線之後,開始驚喜的出聲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