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劍翔的身體突然無力地一顫,掌心內的紅色光點悄然滑落,不過方劍翔並沒有感到悲傷,反而還有了一絲喜悅之色。

“方小子!”

南宮烈的雙眼瞪得滾圓,他根本無法想象,前一秒他還在因為方劍翔取得優勢而沾沾自喜,可是這接下來的一秒令他興奮的方劍翔竟然就在他的麵前被刺穿了心髒。那屬於方劍翔心中的熱血還噴濺到了南宮烈眼前的透明結界禁製之上,那種痛楚換做是誰都是難以承受的。

“嗬嗬,臭小子,你還真是有夠蠢的,你以為本王是三歲小孩子嗎?會因為南宮烈那個老匹夫的幾句冷嘲熱諷就失去了冷靜的頭腦嗎?嗬嗬,你未免也太小看本王了吧。”

西門傲又看向結界禁製外的南宮烈十分得意的說道:“南宮烈,你一輩子就隻會自作聰明,你以為你的聲東擊西會牽製本王的注意力,可是這也成了引爆你徒弟生命的導火索,哈哈,我看你還有何顏麵活著?”

由於西門傲的右手並沒有從方劍翔胸口中抽出來,因此方劍翔還可以殘喘一段時間。

這時方劍翔的眼睛瞪得滾圓,額角綻出青筋,他大聲的嗬斥道:“西門老賊,不準你詆毀我的師父!”

“你師父還有你都是失敗者,沒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

方劍翔突然笑了,有些瘋癲的笑了,他幾乎像傻子一般的說道:“西門傲啊,虧你還是一代冥王直到現在都沒有發現真正輸掉的人是你嗎?真是傻到極點了!”

“該死!”

西門傲剛想抽出右臂給方劍翔致命一擊聽到了一震刺刺拉拉炙烤的聲音。他突然嘶嚎一聲猛的將右臂抽出然後想都不想的就將右臂砍斷,幸好他砍斷的及時不然再晚上一秒方劍翔的黑焰就要蔓延到他的肩膀。

“竟然不惜死亡做代價燃燒心髒來作為不死地獄黑焰就是為了將本王點燃與本王同歸於盡嗎?”

西門傲給了方劍翔一記耳光將他扇飛,可是由於手勁太大連他自己的身體也失去了平衡。數百米外失去平衡的方劍翔突然笑了,右手食中二指豎立在唇前,嘭!西門傲的脊背突然爆炸,眨眼間西門傲就變成了飛灰。一代冥王西門傲也就此形神俱滅。

天空中下起了血雨。

方劍翔無力再直起身體,隻能微微側目看那數百米外下著的血雨隨後用盡最後一絲氣力傳音給南宮烈道:“南師父我成功了,我成功的擊殺了西門傲沒有給您丟臉!”他心滿意足地闔上雙眼,一道不起眼的亮光在那之前射入方劍翔的心髒之內。

“方小子!”南宮烈在一瞬間揮出掌心內的十顆發亮光點,不僅是西門傲設下的結界禁製,就連禁止之外的一幹名頂級冥帥全都被那害人恐怖的爆炸波所吞噬的屍骨無存。

“方小子,你堅持一下本王不會讓你死的!”

死神來臨身法可以在一瞬之間遊遍整個地冥界,卻無法搶在死神到來之前將人命救下。或許是老天眷顧方劍翔吧,竟然讓他有了一絲轉機。南宮烈驚奇的發現方劍翔受到重創的心髒竟然奇跡般的愈合了,不過方劍翔的氣息全無,心

跳也不存在,現在他正處於迎接死神到來的必死時期。不過“必死”是針對別人來說的,對於四大冥王來說,隻要靈魂還在都可以用六道輪回之術將其複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