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三聲槍響,打破了中午原本的寧靜。剛剛下班回來的錢誌清走到廚房,正要著手準備今天的午飯,突然聽到窗外傳來了三聲異響,急忙打開窗來想看個究竟,隻見對麵的樓道有一男一女衝了出來,男人的拉著女人飛快的跑出小區,衝到馬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一路向北駛去。

一個小時後,嵩山路路派出所接到榮光小區的居民報警電話後迅速出警。到達現場後,民警一一排查,最終確認槍聲傳出的具**置應該是二號樓的西邊,社區的工作人員和民警一家家的排查,中間的單元排查完畢,沒有任何發現,最西邊的單元一樓到五樓都沒有發現異常情況,到了最高層六樓的時候,發現西戶住家的大門虛掩,民警謝東敲了敲門,沒人回答,直覺告訴他,應該找對地方了。他警覺的掏出了配槍,試探著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男人倒在大廳中央,確認後,此人早已沒有了氣息,這人正麵中了兩槍,經法醫鑒定,其死亡時間與槍聲響起的時間極為相近。

社區的工作人員協同民警,對周邊的幾橦樓的住房做了走訪調查,錢誌清便把剛才聽到異響後看到的情景告訴了民警。

勘察完現場之後,調查人員發現,現場除了死者的血跡之外,居然還發現了另一個人留下的血跡。分析血液樣本發現,此血跡應該屬於一名女性。再加上剛才走訪到的信息,基本確定,凶手為一男一女,且女性嫌疑人已受槍傷,民警馬上通知各大醫院,嚴查受傷女性。

調查證實,死者名叫高天寶,是鄭州大學某學院的曆史係教授,生前沒有任何犯罪記錄,也從沒和人結怨。

今年的冬天好像特別地冷,今天又下起了大雪,大家都已經記不起這是今年的第幾場雪了,鵝毛般的大雪剛剛落到地麵,就被風卷了起來,漫漫田野,放眼望去,除了天空的蔚藍,就是大地上無邊的蒼白。又一陣寒風吹過,田邊的樹杆上都封上了一層雪,一個已經變得雪白的鳥巢在風中搖曳著,這樣的天氣,好像連飛鳥都不願邁出自己溫暖的巢。

地麵之上,寒冷的天氣仿佛也奪走了所有的生氣,也仿佛壓低了一切的聲息,除了淒冷的風聲,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可就在這樣的時候,卻不是所有人都躲在家中取暖,遠處的一片空地之上,不知何時堆起了一個小小的土坡,土坡上,已經蓋上了薄薄的一層雪,土坡的邊兒上,有一個洞口,洞內還不時傳出說話的聲音傳出。

“天寶,你過來看看這是個什麽?”一個戴眼鏡的男人轉過身來對高天寶說。

高天寶從戴眼睛男人手中把東西接過來,沉甸甸的,拿手電照著,看了半天,這東西,用手電一照,通體發光,雖然表麵還有一層塵土,可是卻絲毫掩蓋不了它透射出來的那種光芒,他用袖子抹去了上麵的塵土,這光彩更是耀眼奪目:“咦,這東西,看著很玄乎啊,這東西的樣子,看起來,嗯,看起來應該是個麒麟!”

“什麽麒麟啊?寶哥,你遞過來也讓我也瞅瞅!”邊上一個瘦高的男人衝著高天寶伸出了手。

“別那麽多費話,要看你自己湊過來看!”戴眼鏡的男人說。

三個人圍成了一圈,拿出各自的手電,全對著高天寶手中的東西仔細觀看。

燈光照在這怪東西上,又從中映透出彩色的光芒,這光亮照亮了洞穴的四周,細看之下,原來這三個人現在正身處在一個古老的墓穴當中,四周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陪葬品。三人的身邊,還躺著一口半開著的石棺,棺內的骸骨,隱約可見。

“林哥,這玩意兒應該就是個麒麟,看這樣子,絕對可以值個好價錢呢!”高天寶對戴眼鏡的男人說。

瘦高男人把那個麒麟接了過來看了看:“大哥,寶哥的眼光不會錯,這玩意兒絕對是個寶貝,不過,這玩意兒的眼睛怎麽會是火紅的呢?你看你看,這燈一照,它的眼珠子怎麽跟小火苗子似的,還動著,我咋瞅著,還怪嚇人的咧。”

戴眼鏡的男人小心翼翼地把這麒麟從瘦高男人手裏接了過來說:“別亂說話,一個死物兒,動啥啊動?以天寶對文物的研究,他的話不會錯,這東西看來真值不少錢呢,我頭一眼看到這東西也覺得像個麒麟,不過話說回來,你說的也不是完全不對,這個麒麟的眼真是紅的,說實話,看起來,好像還真有著一股子說不出來的邪氣兒。”

高天寶從背包裏取出一個放大鏡,又把那麒麟接到手裏仔細的看了半天:“林哥,這東西的眼珠子應該是紅寶石的,這身子,應該是純金的,上麵鑲的這些東西也應該也都是些寶石,不過這兒的光線不太好,我也看不太準,一會兒出去了找個清靜地方,我得坐下來好好看看,咱兄弟這麽多年,還沒淘著過這麽好的玩意兒呢,我們的後半輩子,說不定就靠它了,哈哈。”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qilin/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