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今天的鄭州日報,標題醒目的刊登了李林的報道,杜國安事件另有幕後主使的消息,又一次攪亂了鄭州。

消息傳出之後,頓時流言四起,大家都在胡亂的猜測著,說什麽的都有。

其實流言這個東西,就是這樣,以訛傳訛,往往原本挺小的一件事兒,傳著傳著,就傳的天花亂墜了。反正金麒麟的事兒,最近一陣兒一直都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四處都流傳著有關這件事的各種消息,聽的多了,真讓人分不清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李林為了趁熱打鐵,還特意找到了那位因為金麒麟一事而“一夜成名”的文物專家餘英偉教授做了篇專訪,希望他可以告訴大家更多的有關那隻踏火翔卻獸的事情。

這次這位專家又曝出了一個,關於這隻麒麟的離奇傳說。他說,最近幾天他們考察隊,對那個墓穴進一步的發掘之後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這個墓穴,早在幾百年前,其實就已經被另外一夥盜墓團夥闖入過了,更奇怪的是,墓中所有貴重的物品都完好的擺在原位,當然除了二三十年前丟失的“踏火翔雲獸”。而且仔細察看之後,他發現,那個踏火翔雲獸原本擺放的位置有著三個擺放過的痕跡。其中一個看起來新一些的,應該是二十多年前移開物品後留下的,另外一個看起來時間最久的,就應該是墓穴建成的時候,物品擺放的原位,最奇怪的就是這兩個印記之間的第三個印記,照表麵的情況來看,應該是在幾百年前留下的。也就是說,在幾百年前,這個麒麟曾經被人移動過,可是為什麽那個人拿起了它,卻又把它放回了原處呢?

這個問題讓整個考察隊的人,都陷入了茫然,難道說,幾百年前,闖入墓穴的人曾經把這隻麒麟盜走?可是為什麽這後又歸還原位了呢?種種猜測,一直沒有結果。

最後考察隊終於解開了這個謎團,這個故事的答案,就出現在,這個墓穴的“主人”身上。這個“主人”其實並不是這個墓的真正主人,說的清楚一點,就是墓穴中的石棺裏,發現了一副完整的屍骨,可是細想之下,兩千多年前的墓穴,如果人的屍體在地下存放這麽久,當然不會有這麽完整的屍骨了,也就是說,這個石棺當中的,原本大家都以為是墓穴主人的屍骨,根本不是漢代的皇帝。後經檢測,這副屍骨的真實身份,是一個明朝的男性。

明朝人的屍骨留為什麽會躺在漢代的石棺之中,這同樣又是一個不解之謎,可是就是這個明朝人,卻在石棺的內壁上,留下了這麽一個故事。

大明永曆七年,也就是公元1409年,有一夥盜墓賊進入了這個漢哀帝的墓穴,在墓中發現了這隻踏火翔雲獸後,便將其盜了出去,出墓前,其中一人無意間發現了石棺內刻於那隻麒麟擺放位置下的四個篆字“擅取者死”,可是眾人當時都沒把這句話當成事兒,得手後,馬上把麒麟賣給了他人。

錢分到手之後沒多久,相繼發生了一係列的怪事,盜墓團夥中的四個人其中兩個人相繼死亡,第一個死於盜墓後的第七天,這人分得錢後,天天的花天酒地,這天又醉倒在了酒樓之內,後來被幾個心存歹心的人帶出城外,來了個殺人奪財。

第二個人死於事後的第十四天,他分得錢後,倒沒有花天酒地,而是把錢都藏在了家中的土炕之下。但是奇怪的是後事的第十二天,他突然被自家養的看家狗咬了一口,結果兩天後突然就死了。他死之後,他的妻子在炕下發現了這一大筆的錢,也沒有報官,偷偷的帶著錢,一走了之了。

第三個人,得知另外兩個同夥都因為這筆錢落得個不得善終的結局,心裏非常害怕,他找了個小寺廟,向住持法師訴出了心中的苦悶,結果不想這住持和尚在得知此人身藏大量錢財之後居然動了歹念,在這人當年入住寺廟的時候,殺人劫財,丟下住持之位,還俗逃跑了。

接二連三的意外,四個人當中的三個人都死了,團夥中的唯一幸存者得知這幾件事之後,心裏就開始著急了,難道那墓中寫的四個字,真是是一個詛咒嗎?看著眼前的事實,他也來不急多想,趕忙帶著所有的錢,想要離開此地,到別的地方躲躲,可是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卻聽說,劫殺他第一個同夥的那幾個人,已經被官府抓到,而且當場就被擊斃了。另外,那個拿著死去老公錢財逃跑的妻子,也在城外的樹林裏被毒蛇咬到,毒發身亡了。連最後的那個主持和尚,也在逃跑的路上失蹤掉下了山崖,落得個死無全屍。三個消息一個接著一個傳到了他的耳中,他的心裏更是沒底兒了,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隻要是動過這筆錢的人,一個接著一個都死了,他更確定了,墓中的四個字就是一個最惡毒的詛咒。

顧不得多想,他拿著錢財慌忙逃出城去,可是路上,經過一片山林,卻遇到了一群蒙麵人,攔住了他的去路,打鬥中,他無意扯下了其中一個人的麵罩,此人乃是一個虯髯大漢,他仔細一看,這個人,不正是當時從他們手中買走那隻麒麟的人。原來虯髯大漢買得麒麟之後,得知盜墓的幾人都因為這錢財丟了性命,他怕這件事遲早會讓驚動官府,所以他直接來個殺人滅口,要殺死所有和這事有關的人,那個和尚就是他推下的山崖,那個盜走亡夫錢財的婦女也是他故意引蛇把她咬死的。現然他得知這件事的知情人隻剩下了這一個人,所以才專門部屬好了,在這城外等著他,好要了他的命。這樣的話,就不會有人知道那隻麒麟就在自己的手中了。

盜墓的這人和虯髯大漢一夥人惡鬥了許久,接連殺死了對方的好幾幫手,此時對方已經隻剩下了那個虯髯大漢,而他自己也已身受重傷,眼看性命不保之時,他暗想,看來這個詛咒真的太毒了,自己看來也要隨著那三個兄弟一起去了。想到這兒,把心一橫,他張開了雙臂,用胸口衝著對方刺來的槍尖迎去。

眼看,那杆鐵槍的槍尖猛的刺進了自己右邊的胸膛,由於對方刺來的力度太大,所以槍尖直接刺穿了他的身體,他自己好像聽到了自己胸前鮮血迸出的聲音,那種聲音慢慢好像變成了一種熟悉的風鈴聲,聽得人直想入睡。

他隻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沉,越來越沉,他勉強的搖了搖頭,努力看清眼前的一切,那虯髯大漢此時就在麵自己的麵前,離自己最多也就一尺左右,他怒目圓睜,雙手依然緊緊的攥著那杆鐵槍。朦朧中,他看到那虯髯大漢的腰間別著一把矮小的匕首,他還沒來急考慮下一步的時候,虯髯大漢猛的把手中的鐵槍抽了出來,他的身體順勢向前倒下,就在他已倒在虯髯大漢的腰際的時候,他不知哪兒來的一股力氣,順手從對方的腰間把那把匕首抽了出來,然後隨手把它插在了虯髯大漢的小肚之上。

身體著地的瞬間,他的眼前已是一片漆黑,那風鈴的聲音,好還依然還在耳邊,他聽著那聲音漸漸遠去,直到再也聽不見了,四周一片寂靜。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qilin/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