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發願

行難是被那頓板子打暈過去了,當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吐出兩口淤血後,感覺好了不少,起碼能從地上爬起來。

畢竟曇宗惠都是練武多年的,下手知道輕重,能把人打傷,但打死還是不可能的。

行難醒來後先看了一眼場內,眾人正在禪定之中,包括幾位法師都是如此。

再轉過頭,看到行神正躺在自己旁邊,額頭上放著一塊濕的毛巾。

行難醒來以後沒人理他,他就從地上爬起來後就站那發呆,目光湧動,臉上複雜難名。

說到底,是他以前從來沒接觸過這種殘酷的修行,一時間難以接受。

可再次醒來之後,他再回想自己來之前說的話,心中說不上是什麽滋味。

“我們拋下塵世間的繁華,扔下所有紅塵**,不就是為了行大丈夫之事,超脫生死麽?

如果做不到,最後不過也是庸碌幾十年,這一生修行又有何意義?我們放棄一切艱苦修行又為了什麽?”

這是他當日在正殿之中對眾人所說的話,到現在他也記得清清楚楚,哪怕在現在他都是這麽認為的。

可腦子裏總是有一個聲音告訴他,不是這樣,人活著才能修行,生命比修行更重要,連命都沒了,還修行什麽呢?

一時間腦海裏麵是之前告的生死假與自己的話語,一時間腦海中又是這個聲音,腦中一片紛亂。

一直到開靜板響起,眾人從禪定中醒來,他還站在那裏發呆。

腦中無數聲音響起,有的聲音告訴他應該修行,有的聲音告訴他下山去吧,有的聲音告訴他做的這一切不值得,還有聲音告訴他不能退避……好像無數個人同時在他腦中說話,讓他頭疼莫名。

眾人也是醒來後下意識的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就看到正站在那裏發呆的行難,臉上正變幻莫定。

素問本以為行難醒來後就會明白過來,可看到他這個樣子,突然意識到,恐怕他是經過這一事,被心魔所趁了。

如果醒轉不過來,恐怕心性不穩,修為會大降,以後不知道多久才能回轉回來,或者永遠陷於心魔之中無法自拔,整個人也就廢了。

素問猛的吸了一口氣,突然大聲喝了一句:“念佛是誰?”

這一嗓子如同雷霆一般,猛然在禪堂之中炸響。

所有人耳中都被這一下震的嗡嗡直響

“念佛是誰,念佛是誰,念佛……”仿佛天神巨喝一般的聲音在所有人腦中不斷回**。

行難在迷茫之中,也突然聽到了這一聲炸響。所有的聲音都被炸碎,隻留下一個聲音在他腦中翻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