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碑王,清風

伊嘎布來的時候常觀就已經講到了尾聲。

她聽了二十多分鍾,很多東西在佛教眼中與她眼中都是不同的,展示給她的是另外一種視角看待事物的方式。

在聽的時候,伊嘎布不時點頭,其中有些東西對於她也是很有用的。

當常觀講完之後,伊嘎布轉頭對素問道:“聽這些東西,就值得我跑這一趟了,還是欠你個人情。”

素問見她講的認真,也不答話。

看得出來,伊嘎布為人有自己的原則,不過這也是應當的事。修行之人大多都是這樣,否則也難以修出成果來。

“人在山上,我給你帶路。”素問說道。

兩人出門之時素問又說:“原本想讓你當麵講,也給寺中弟子開開眼界,不過想想還是算了。有些弟子心性不穩,接觸這些東西不見得是好事。”

“隨你。”伊嘎布無所謂道。

這些東西也沒什麽需要藏著的。

出門沒多遠碰到行本,正從下麵上來。

素問喊住他道:“你將行圓、行神、行田還有李思德叫來,到早上那家人安置的地方找我。”

行圓是已經到了法師地步,行神上次差點死在禪七中,但在之後修為突飛猛進,幾乎要追上行苦。下一個成就法師的,就是他和行苦二人了。

對於這兩個弟子素問都是極看好的,因此叫上二人,希望伊嘎布講的一些東西能對他們有些作用。哪怕隻是一絲一毫,在關鍵時刻可能避免卡在關隘之處。

行田是素問弟子,李思德是道濟看中的弟子,這兩人日後都是要在俗世間行走的,這些東西多了解一些沒有什麽壞處。

這李思德根性不算上佳,但心性不錯,也吃得了苦,這半年來進步不小。看樣子再有些日子,道濟就能收他入門下了。

因此像這次的事情,素問也叫上他一起漲漲眼界。

等行本離開,伊嘎布開口道:“你這裏的弟子一個個眉眼清明,倒是比我見過的一些好上許多。”

素問聽了也隻是笑:“你還見過許多?”

伊嘎布認真道:“以前婆婆帶我走了許多地方,因此見了不少。”

素問心想,這婆婆應該就是伊嘎布的師傅或者領路人一類了。

“有什麽不同?”素問問道。

“看人的時候眼神清正,不像有的人要看透你衣服似的。有些麵上道貌岸然,看到年輕靚麗女子就在心裏麵琢磨衣服下麵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