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而狄宇飛便是那隻拜年的黃鼠狼!

白慕風努力克製住自己的情緒,當然,如果是以前的他,鐵定用手中的槍直接崩了狄宇飛刺眼的笑臉,但現在他不會,單單說眼前的狄宇飛身手便比自己隻好不差,再加上對方乘坐而來的那架在半空盤旋卻遲遲不肯降落的飛機,那可是配置了二十枚導彈的重型戰鬥機,想把這座島夷為平地,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正在這時,一串悅耳的音樂傳來,狄宇飛看了眼上麵的號碼,對白慕風極其歉意地勾唇一笑:“我的電話,抱歉!”

隨即,他轉身不去看白慕風,自顧自對著話機開口道:“嗯……好!……很不錯……就這樣!”

掛斷電話,狄宇飛對著半空的直升機揮揮手讓他們降落下來,現在該是收網的時候了,如果再不把人帶走,要讓其他人反映過來,那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白少,現在是你帶我去找小東西,還是由我自己去?!當然,我最終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帶小東西走人!”

“你休想!”白慕風眼中厲色一閃而逝,直接端著衝鋒槍對準狄宇飛。

但就在這時,狄宇飛將白慕風的手腕一轉,而後對準白慕風自己的前胸扣動了扳機,巨大衝擊力的槍彈將他整個人彈了出去。

藏匿在巨石後的冷無心聽不見他們的對話,但卻將他們的一舉一動看到的清清楚楚,她看到白慕風居然衝她躲藏的巨石邊擦過,墜落了身後幾步的懸崖——

該死!姓狄的那家夥竟然動手傷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馬上就要滾下去了!

但眼下的形式已經容不得她多作考慮,直接衝過去抓住正在下墜的白慕風,可是,她的力道與地心引力相比,小了不是一星半點,連帶著她,也一同跌了下去。

狄宇飛哪裏想得到冷無心會在場?!但等他反映過來時,隻能眼睜睜看著那抹嬌小的身影消失在懸崖邊。

夜焰見自家當家突然間變得難看的臉色,看看懸崖的位置,上前兩步,小心翼翼地道:“當家……接下來我們該怎麽做?!”

該怎麽做?!

這四個字讓狄宇飛瞬間回過神來:“找人!馬上給我找人!”

而和白慕風一起掉下懸崖的冷無心不僅暗忖天無絕人之路,那懸崖的地勢不是很高,海水也隻是齊胸淹不死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就在他們被海浪衝到的地方不遠處,還有一個岩洞,而且,周圍還有許多天然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