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無心憋曲至極,如果是男人,她直接揍對方兩拳解氣,可麵對女人,而且明顯還是站在自己這方的女人,她還真下不了這手:“好了,廢話少說,告訴我所有一切!”

正當紫眸女子要開口之際,突然,便聽見四處響起劈哩啪啦的腳步聲,中間還夾雜著哢嚓哢嚓的子彈上膛聲。

冷無心微微眯眼,眸中閃過一抹危險的訊息,與紫眸女子相似一眼,而後,那女子從懷中摸出一瓶藥丸倒了一顆直接吞下,然後將剩下了一大瓶交到冷無心手中道:“他們在這裏安排了毒氣,想要將今天來的人全部毒倒,時這顆藥丸可以幫助大家抵抗毒氣!”

“太卑鄙了!看來他們打的是毒不死人,才炸掉這裏,從而讓基地的人背黑鍋!”丫的,這一招果然夠狠,今天來的可都是站在世界頂端的賁門,一次性毒死了還真是解氣,不過他們是那麽好就被毒死的嗎?!

“什麽?!還要炸毀這裏?!”紫眸女子顯然沒有料到這點。

冷無心眯了眯眼睛,看著麵前的女子心中舒服了一點,看來她也不是很清楚對方的一切嘛!

“是的,如果我猜得沒錯,隻要打開這裏,就可以破壞裏麵的粘爆炸係統,這時一定有通向議會廳的地道!”

紫眸女子聞言,拿出一部通話器交給冷無心:“你帶上這個,議會廳我進不去,現在我去密道,我們保持聯係!”

“嗯!”冷無心點頭,而後,兩人同時轉身,各自行動。

重新折回議會廳時,這晴的情形沒有之前想的那麽緊張,原來是一個女侍應想色……誘鳳當家,卻被他直接擰斷脖子的事。

透過玻璃門,冷無心看著裏麵的情形,那嬌豔的唇緩緩勾起。

此時,那位外交官員讓人將女侍應的屍體抬走,然後幾名高層臉上帶著討好的笑,每個人都嘴也不停地說些什麽,但鳳無極卻是滿臉冷漠一臉冷酷與殺氣,那霸氣十足的氣場壓迫向每一個人。

冷無心推開門,裝著毫不知情走了進來,迎上鳳無極冰冷的目光,朝他走去。

美國高層看到冷無心出現,都鬆了一口氣,但冷無心此刻卻崩緊了神經,那名紫眸女子一定已經走進那扇門,而威廉了一定知道有人進去,在他們動手前,一定要將這裏的人弄出去才行。

因此,她現在必須馬上告訴鳳當家這件事並且撤退,但就這麽說出來,一定會引起眾人的恐慌,蜂擁而逃隻會讓形勢更加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