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聲與火光交錯,不斷有慘叫聲夾雜著震耳欲聾的炮火聲,讓人頭疼欲裂。

鳳、狄、白三家的人強硬出擊,攻勢迅猛,絲毫不給喘息的機會,這個傍晚,注定是要被暗殺或是被血腥掃**終結束!

鳳無極就像沐浴在血色與夜色之中的魔鬼,他手中執著超火力的武器,身旁不時有橫穿的子彈呼嘯而過,他高大偉岸的身軀帶著嗜血的訊息,帶著殺氣的黑眸霸氣狂傲。

他黑色的短發遮住了他漆黑深邃的眼眸,但唇角那股嗜血的弧度與還未靠近就已經讓溫度跌入穀底的氣場足以讓人膽戰心驚,就這麽從死亡與黑暗之中走來,霸道得無人能及。

整個休閑勝地陷入一片火光與震耳欲聾之中,驚動了這個國家三分之一的警備力量,但好在他們在之前就清空了好幾裏的居民,這個消息必然是要封鎖的,如若不然,這勢必會造成更大的影響。

血腥的味道,慘烈的氛圍,五分鍾前還莊嚴有序的地方已經淪為人間地獄,這一切對於冷無心來說已經不再陌生,隻是有一點讓她極為不爽,現在她和當家又被分開了。

而且,她相當疑惑,為什麽向來強悍的當家會一二再再二三的步入對方的陷井?不應該……真的不應該……

而且,白宮方麵應該沒有這麽大的膽子,除非,當家有顧忌,還有,那個人一定對鳳家了如指掌……

一切就那樣呼之欲出……

就在此時,她倏地停住了腳步,反手一握,一把金色小手槍被握在手中,黑洞洞的槍口散帶著嗜人的氣息。

冷無心轉眸,看著那個溫潤的男子,眼中淩厲的殺氣掃過,唇角勾起冷笑的弧度:“義兄,好久不見!”

是的,是他,他也是鳳家人,而且,他的父親,鳳智傑一直想擠下鳳無極,將他推上鳳家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白宮方麵不想大出血,又想保住世界第一大國的稱號,一番決策之下,隻得鋌而走險!

鳳無痕抬唇一笑,那溫潤的笑容曾經是冷無心在慘無人道的獵人學校最致命的救贖,但是,這隻是曾經,在他為了爬上那個位置而設計她的父母雙親,又將她從身邊推開之時,她和他便已成陌路。

看著冷無心那不再有眷戀的目光,鳳無痕的笑容更加燦爛,那怕心髒已如刀絞:“心兒,知道嗎?!你讓我很傷心!”

冷無心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義兄,你知道的,一切有因就會有果,今天能逃,明天能逃,但終有一天不能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