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劍穿而死的,不是別人,正是當日射落九日,為人世間解去了災難的大神——後羿。

沒想到這麽一個大神,竟然會命絕於此,但是看他臉帶微笑,死前似乎是已經拋開了心結,獲得了最後的解脫一般。

後羿身前的冰棺內,正是九天玄女的屍首,當日以煉製的內丹懸浮於半空,乃世人夢寐以求的長生仙藥。

“哈哈,一定是仙藥呀!”鳳香看到仙丹,不由歡呼雀躍,“終於是讓我給找到了!”

嬴任好這時才瞧看仔細,發覺這男子屍首,卻是後羿。頭上的箭頭,又生出了感應。

當年玄女犧牲了性命,後羿悔恨已晚,葬送了一段美滿的仙緣,不禁傷痛欲絕,愧疚莫名!

嬴任好腦中浮出一副景象,隻見後羿對著玄女淚道:“你以生命換來的內丹,我又怎麽會忍心再服用呢?”

“你放心,天若見憐,你我必可再續未了情緣。”後羿吻著玄女,滾燙的淚水也滴在了玄女臉上。

為保存玄女的屍首,後羿特意建造了這座仙陵,叫雙應龍守護,並費盡了心思找來了宇外玄冰,再以冰棺存放著玄女的遺體。

“不管一千年,一萬年,我也絕不會放棄,隻要我們保持一點‘靈識’,我堅信我們還會有機緣再次相聚。”

後羿一切準備妥當,立即在玄女冰棺前自盡而去。

後羿的至誠感動了上天,他與玄女才可隔世再遇,重續未了前緣。

數千年後,等待的一天來了,聚存的一點靈識,借著箭頭的感應進入了嬴任好的體內。

而鳳香,正好在這時,用神焰融化著冰棺,

神焰熱能強大,冰棺一碰之下,慢慢融化。

鳳香拿到了仙丹,喜悅說道:“長生不死藥,這下爹爹有救了!”

隻是她沒想到,玄女聚存了數千年的一點靈識,也從內丹釋放了出來,進入了鳳香體內。

靈識一去,後羿和玄女的屍首亦隨之羽化消失了。

“玄女!”嬴任好的意識已被後羿占據了。

“羿郎!”鳳香的意識也變成了玄女。

相隔了數千年,後羿與玄女終於可以借著嬴任好和鳳香的身體,而得以再續仙緣。

兩人內心欣喜無限,感動淚下,不自禁地相擁相吻了起來。

此時已是幹柴烈火,春宵時刻,互相褪去了衣裳,**頓起。

正好嬴任好與鳳香也是郎才女貌,男的線條分明,陽剛之至;女的凹凸有致,風情萬種。

緊緊相擁,一個拚命地在其高聳的雙峰索取著,一個熱烈地以

嚶嚀之聲回應著這陽剛之氣。

千般愛意,萬般恩情,不求海枯石爛,隻求能把眼前的一刻,便已足夠了。

兩神借用凡間身體,開始了歡欣合璧,此乃至高無上的結合。

春光滿屋,一切盡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