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大晉襄州和涪州的數百萬破虜軍部隊攻入了西部省,青彝族西部大王烏蒙爾古隻好帶領四十萬青彝族的軍隊,立即掉頭去迎戰入侵西部省的破虜軍。

這次奉劉基之命,攻入青彝族西部省的破虜軍,除了陌刀兵、陷陣營和魏武卒這三支精銳部隊的四十二萬人之外,還有近衛軍團十個步兵旅以及本土軍團二十個步兵旅的一百二十萬部隊。

這一百二十萬近衛軍團和本土軍團的部隊,最近一直在接受山地作戰的訓練,雖然不能說是精通山地作戰,但是至少不會給陌刀兵、陷陣營和魏武卒這三支精銳部隊拖後腿。

整個青彝族的西部省,原本隻有大約四百萬的人口,軍隊隻有不到六十萬,麵對破虜軍的進攻,雖然青彝族西部大王烏蒙爾古動員了不少青彝族百姓參戰,還抽調了西部省周邊依附青彝族的各族軍隊,但是西部省的戰局還是越來越對青彝族這邊不利,開戰不到一個月,青彝族的西部省就有差不多一半的地盤淪陷了。

此時青彝族的東部省、南部省和北部省,正遭受白苗族的入侵,根本不可能向西部省派遣援兵,而青彝族麵積最大、人口最多的中部省,其大部分兵力已經分別進入了東部省、南部省和北部省,參與到了抵抗白苗族軍隊的戰場,中部省剩餘的部隊,幾乎又都牽製在了平涼城附近,也無法派出援兵支援西部省,這讓青彝族西部大王烏蒙爾古不禁急切的希望,能趕快結束與破虜軍的戰爭,不然整個西部省都將被破虜軍所攻占。

青彝族另外三位大王,東部大王烏蒙卓烈、南部大王烏蒙克茲和北部大王烏蒙巴根也希望能盡快結束與破虜軍的大戰,然後全力應對白苗族的入侵。

就在破虜軍攻占了平涼城的這段時間內,得到消息的白苗族及其附屬各族的軍隊,趁機在青彝族的東部省、南部省和北部省,掀起了好幾輪大的攻勢,雖然最終都被青彝族軍隊給擋住了,但是卻給三個省內的青彝族軍隊,帶來了非常大的損失,現在三位青彝族的大王,急切希望能從中部省再獲得大量的援兵。

十二月五日的上午,在平涼城土司府的一間臥室內,劉基把青彝族土司烏蒙阿果那名叫做公玉秋楓的侍妾,正壓在身下做著活塞運動,這時臥室的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主人,張寶峰將軍求見!”守在門外的傀儡保鏢劉勇大聲喊道。

劉基並沒有理會門外的喊聲,依然壓著公玉秋楓進行著衝刺,一直到劉基徹底爆發出來,劉基才從公玉秋楓的身上爬了起來。

“今天表現不錯,以後還得繼續努力!”劉基一邊穿衣服,一邊對公玉秋楓調侃的說道。

公玉秋楓拿著**的棉被,遮住了自己玲瓏有致的身體之後,猶豫了一下對劉基問道:“將軍,您會帶我離開平涼城嗎?”

劉基把手伸進棉被,在公玉秋楓的胸前摸索了幾下,笑著說道:“放心吧,不止是你,平涼城內被我抱上床的女人,我都會帶回晉國的!”

劉基的話,讓公玉秋楓鬆了一口氣,公玉秋楓對青彝族土司烏蒙阿果的秉性非常了解,一旦烏蒙阿果得知公玉秋楓被劉基給睡了,烏蒙阿果一定不會讓公玉秋楓繼續活在世上,如果公玉秋楓活著,等於時刻提醒著烏蒙阿果,劉基帶給他的這份恥辱。

劉基接著又笑著說道:“以後不要喊我為將軍,要喊夫君!”

公玉秋楓隨即嬌聲說道:“夫君,妾身知道了。”

劉基走出了臥室之後,對門外的傀儡保鏢劉勇問道:“張寶峰在哪裏?”

“主人,張寶峰將軍在議事廳。”

隨後劉基來到了土司府的議事廳,此時在議事廳內的張寶峰,看到劉基之後馬上說道:“主公,城外的青彝族軍隊派來了一名使者,希望能見到青彝族土司烏蒙阿果,隻有得到了烏蒙阿果的授權,他們才能與我們展開談判。”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honghuawujiangzhaohuanxitong/57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