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露水打濕了薛翎櫻的裙角,卻還是不能阻止她趕往君辰逸住處的腳步,聽到宣王去看望君辰逸的消息後,薛翎櫻顧不得什麽禮儀,慌忙起身,衝出了房間。

陽光明媚,薛翎櫻卻感覺不到溫暖,露水微涼,薛翎櫻卻覺得寒冰般的凍人,帝王家本無情,這是自己早就知道的,但是還是讓人覺得冷徹心扉。

心一路揪著,因為揪心,一路上薛翎櫻走的很快,偶爾有宮女看見想要請安,卻在看到她皺著的眉頭是愣住了,可隻那麽一會,薛翎櫻已經越過所有人,往君辰逸的房間走去。

到了君辰逸的方麵前,薛翎櫻卻止步了,房門正緊閉著,隱隱能聽見裏麵人的說話聲。

見薛翎櫻停住了腳步,原本跟在她身後的趙亦然隻得也停住了步子。早上宣王踏進君辰逸養傷的房間的時候,趙奕然正和往常一樣和君辰逸匯報門中事物,遠遠就聽見一行人往這邊過來,心中正納悶怎麽會有人這麽早過來,但身子已經躍上房梁。

君辰逸自然也是聽見了腳步聲,在趙奕然躍上房梁的那一刻,已經躺在了**,所以宣王推開房門看見的正是君辰逸睡眼朦朧的看著他,或許這也是他想看到的。

但是趙奕然知道,門主眼中的驚訝和驚恐都是裝出來的,因為藏在暗處的手,已經做出了手勢,讓他盡管其變。

趙奕然的位置正好能看見宣王滿意的神色,帶著自豪,似乎對眼前的一切很滿意,推開門看見慌張的君辰逸,宣王君辰崖自豪的臉上帶著笑意,踱著平穩的步子走了進來。

“皇兄,這麽早擾人清夢可是不君子所為啊。”君辰逸隻慌亂的一瞬間,便平靜了下來,帶著優雅的笑容,看著走進來的君辰崖。

“哈哈,我以為皇弟沒有閑心休息呢,畢竟住在這裏,可不是什麽舒服的事。”君辰崖在圓桌前坐了下來,看著坐在**的君辰逸。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你不是我。”君辰逸微微一笑說道。

君辰逸深邃的眸子帶著笑意,讓君辰崖覺得看不透,因為看不透,所以有些緊張,“哼,皇弟真是嘴硬啊,就是不知道你聽到下麵的話是不是還能這麽硬氣。”

君辰崖說完看著君辰逸,卻見他並沒有著急的看向自己,而是慢慢的起身,掀開了被子,走到窗邊,推開了窗子,原本這樣的事用不到他一個王爺來做,但是現在因為君辰崖的到來,宮女和太監自然不敢進來,自然也就沒有人來服侍君辰逸穿衣,也沒有人來開窗。

窗子一打開,清晨的涼風帶著明媚的陽光便灑落了進來,正好照射在君辰逸的臉上,他的臉上帶著笑意,在黃色的光暈中顯得有些冰冷。

可是這笑意看在宣王君辰崖眼中,卻有些意味深長,正是這種意味深長,讓他覺得有些摸索不透,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怎麽?不想知道咱們那位帝王的近況麽?沒了你,他睡得似乎並不安穩呢。”

君辰逸回頭,深邃的眼眸看著君辰崖,“你想說什麽就直說,不用拐彎抹角,我既然已經被你軟禁,自然知道聽不到什麽好話。”

“哈哈哈,好,有氣魄,落入如此境地還能說出這麽硬氣的話,果然是父皇最疼愛的兒子。”君辰崖站起身子,麵對著君辰逸,沒有能激怒君辰逸,反而讓君辰崖有些生氣,說出的話更是一字一頓。

君辰逸沒接話,隻盯著君辰崖看著,深邃的眼眸如一汪深不見底的湖水,隻看得君辰崖心虛。

穩了穩心神,君辰崖突然不想在這裏多待片刻了,這裏的空間都仿佛凍僵了一般,讓人連呼吸都覺得寒冷,“哼,我就是來告訴你,沒有了你,大殿之上再也沒有我不想聽到的聲音了,真是一片祥和之氣。”說完,並沒等君辰逸回答什麽,君辰崖轉身便往外走,走到門口,反而回頭看向身後的君辰逸。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0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