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再不濟,我也能做做梁上君子,見到皇帝應該不成問題的。”薛翎櫻微微一笑說道,想緩和二人之間的氣氛。

“梁上君子豈是這麽好做?”君辰逸依然是帶著笑意,“宮中,不是你想的都那麽簡單。”

當然不簡單了,自從來到了古代,薛翎櫻才發現,自己當初所學所長並都不適用,就拿梁上君子來說吧,趙奕然做起來絕對比自己合適的多,飛簷走壁可真不是自己的強項,尤其是在缺少設備的古代,但是這些,薛翎櫻自然是不會和君辰逸說的。

趙奕然去而複返,身後跟著一個小宮女,手中拖著個托盤走了進來。

“王爺,我抓了個人過來伺候。”趙奕然一進門就大大咧咧的說道。

皇宮最不缺的就是宮女太監,可是在君辰逸所住的院內,卻沒有幾個當值的,明顯是宣王君辰崖安排的,無非就是讓君辰逸過得不舒坦而已。

君辰逸看著小宮女戰戰兢兢的換掉桌上的空茶壺,小心的退了出去,卻不敢走遠,隻立在廊下,明白是趙奕然嚇唬了她,微微搖頭,何必去為難一個宮女呢,反正自己也不會久居於此。

“趙奕然,你在門中多久了?”君辰逸突然開口,看向趙奕然的眼神有些淩厲。

趙奕然一怔,慌忙回答,“回王爺,七年有餘。”

“家中可還有人在京城?”君辰逸並沒有給他思考的機會接著問道。

“家中唯一一老母,年前過世了。”說道家中老母,趙奕然眼眶微微有些紅。

君辰逸的目光沒有離開過趙奕然,深邃的眼眸越發的深邃,似乎能把人看穿,“日後的事,很是危險,你不想做,可以退出,我不會責怪。”君辰逸看著他,冰冷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日後之事,件件都是生死攸關,不容半點閃失,對於暗夜門的兄弟,君辰逸還是信的過得,但是肝膽相照的兄弟,在危難時刻,君辰逸還是希望他們能自己做出選擇,因為隻有自己做的選擇,才不會後悔。

趙奕然看向君辰逸的眼睛,直直的,不移動半分,突然雙膝一跪,跪倒在君辰逸身前,“王爺,我趙奕然早已經做出了選擇,跟隨王爺,永不背叛。”

“會死人。”君辰逸並沒有扶他起來,而是直直的看著他,冷冷的說道。

“我知道,我的生命本就是王爺給的,為王爺付出又有什麽舍不得,老母已去,我已無牽掛,是時候報答王爺當年救命之恩了。”趙奕然跪在君辰逸身前,腰卻挺的直直的,看著君辰逸的眼睛,不躲不藏,不卑不亢。

“好,很好,你起來吧。”君辰逸滿意的點了點頭,當年的無心插柳,卻收獲了一片丹心,“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保護她。”手指輕輕一指,指尖正對著薛翎櫻。

“是。”沒有半分遲疑,趙奕然脫口而出。

“你要明白,我所說的保護,是舍命而為的。”君辰逸帶著笑意,語氣卻有些冰冷。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0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