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子乾看著薛翎櫻,微微一笑,“在那書生心中,隻怕這把折扇是千金難買的。”

薛翎櫻有些疑惑的看著蕭子乾,不明白他的意思,蕭子乾笑意更濃,輕點了下薛翎櫻的鼻頭,說道,“這個書生隻怕是家中是在有難,才會將折扇賣出,你看他的樣子,原本就不希望有人能買他的東西,但是又被生活所迫,卻不說這折扇的價值,但衝他的學藝,也值了五百兩銀子,救人於為難,也算好事一樁。”

薛翎櫻回頭看了一樣依舊躲在那個夫人身後的書生,這一會,她眼見了書生眼中的不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喜劇或者悲劇隻有自己知道,再看向自己身邊的蕭子乾,他也正陷入回憶之中。

“怎麽了?”薛翎櫻微微皺眉,問道。

“哦,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而已。”因為自己的走神,蕭子乾帶著些歉意微微一笑,在一次頭回看了一眼那個書生,蕭子乾接著低聲說道,“曾經我也和他一樣,眼看著自己在意的東西被賣掉,自己卻因為生計而無能為力。”

或許根本沒先到蕭子乾會說什麽,或許真的是他的聲音太低了,薛翎櫻並沒有聽太正切,“什麽?”

蕭子乾卻並沒有接口,就在薛翎櫻以為不會再繼續這個話題的時候,蕭子乾的聲音淡淡的傳來過來,帶著一絲傷感,“多虧了師父收留,不然我或許還不如那個書生呢。”

這會薛翎櫻聽清楚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蕭子乾,眼前看似陽光的男人,原來也有一段灰色的回憶。

“我家世代學醫,卻不想得罪了權貴,爹爹被人陷害,家財被人變賣,我跟著姐姐流落街頭,為了生計,變賣祖傳的銀針,好看第一眼看見這套銀針的就是師父,也多虧了他收留我和姐姐,傳我醫術,不然也不會有我的今日。”回憶一旦被打開,就猶如洪水一發不可收拾,或許是書生的現狀撞開了蕭子乾的回憶之門,或許是他太久沒人能傾訴,又或許是今日的陽光正好,身邊的薛翎櫻讓他有了傾訴的對象。

薛翎櫻低著頭,聽著身邊的蕭子乾淡淡的訴說自己的回憶,心中微微反酸,偷偷抬眼看了一眼蕭子乾,眼神中一絲愧疚,可是蕭子乾此時並沒有注意到。

二人早已經沒了逛街的興致,緩步在街上走著,路過一家酒樓,裏麵飄出的香味讓原本就有些餓的薛翎櫻更餓了,可是看身邊的蕭子乾,似乎並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薛翎櫻隻得伸手輕輕的拉住了蕭子乾的衣角。

蕭子乾思緒遠飄,陷入回憶,突然覺得衣角一緊,低頭一看,見薛翎櫻細嫩的手正拉著自己的衣角,再抬頭,便也看見了酒樓。

看著薛翎櫻有些感覺的深情,蕭子乾笑了,是那種愉快的舒心的笑,不管這個女人是誰,但是現在,自己被她需要著,這種感覺,比當前自己被師父收留時,更讓他舒心,可轉而一想,她是君辰逸的女人,蕭子乾又皺起了眉頭,為什麽偏偏是君辰逸呢?

見蕭子乾停住了腳步,帶著笑意卻又突然皺起了眉頭,薛翎櫻有些不明白了,拉住蕭子乾衣角的手微微晃動了一下,吸引了蕭子乾的注意力。

“我有點餓了。”薛翎櫻羞澀的看著蕭子乾。

“好,那我們就在這裏吃點東西。”蕭子乾看著薛翎櫻小女人的姿態,又露出了笑容。

二人在一樓靠窗的位子坐了下來,薛翎櫻心情大好的帶著笑意看著窗外來往的行人,而蕭子乾卻無法轉移注意了,此時他的眼中隻有薛翎櫻。

一頓飯隻有薛翎櫻吃的盡興,而蕭子乾卻被自己的良心折磨著,眼前的這個女人讓自己心悅,可是她卻偏偏是自己追不得也不能追的女人,而此時,蕭子乾隻覺得自己站在懸崖邊上,一邊是萬丈深淵,一邊是毒蛇圍攻,不管怎麽跳還是不跳,自己的心都在受著煎熬。

蕭子乾心中的想法,薛翎櫻是不知道,蕭子乾也並不準備讓她知道,蕭子乾帶著一絲苦笑低頭飲下杯中的酒,看來還是早日找到治療失憶症的法子比較好,到時候治好了薛翎櫻,自己就遠遠的離開,或許時間能衝淡一切。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2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