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花魁選舉的日子還有三天,大家的賽前賭注還在不停地往上漲。其中票數最高,最被人看好的,便是花月眠。

除了花月眠之外,另外一個讓大家拭目以待的,就是一直以來,在希若之下,兮若離開之後本應該輪到她的櫻日。

明明在醉夢閣裏已經熬了那麽多年,本以為這一次希若離開便是自己的出頭之日,可是誰又知道,在這半路中竟然殺出了一匹黑馬。

櫻日對花月眠沒有半分的好感,特別是她還和希若如此的交好,更是讓她心裏充滿了不滿。

說到自己來這個地方也有快三五年了, 之前天天想和希若好好的交往,順便從哪裏偷師學些什麽,可是結果都被希若拒絕了。而這個剛來不久的女人,竟然那麽快就勾搭上了,怎麽想都是氣不過。

坐在自己的房間裏,手不停地攥著自己的手帕。櫻日在計量這,有沒有辦法可以讓那個花月眠失去比賽的資格,如果比賽之前手上的話,那麽……

想到這裏,櫻日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奸笑。

“花月眠,這真的不怪我,怪就怪你當著老娘我的道了!”

這幾天一直在研究著自己的東西,花月眠雖然想看卻也抽不出時間去理會那些什麽個排名。倒是有些時候自己在醉夢閣裏走動,比其他時候更遭受別人的白眼而已。

原本也不怎麽在乎其他人的看法,薛翎櫻也就當做沒看見,隻要不影響到自己的正常生活,其他事情她一律不管。

可是最近有些事情卻讓他喲徐誒不舒服。

之前警告過薛翎瑤之後,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與她會麵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在君若寒麵前再次詆毀自己,不過就算詆毀了自己也沒什麽好怕的。

可是就是因為知道薛翎瑤不敢再過來了,現在跟在自己後邊的這個人到底是誰,薛翎櫻還真的就不太了解。

原本櫻日計劃著讓她摔一跤扭個腳也就算了,不過總覺得可能性有些小,而去花月眠總是一副高冷的樣子,和希若是一個脾氣的,想跟他說上句句話都難。

正愁著沒有辦法,一個龜公從自己的樓下走過。

是了,自己不信讓別人幫忙總還是可以的!

看了一眼那個龜公,剛好是與自己關係不錯的,趁著別人沒注意,一把將人拉到一旁。

“喲。我們的櫻日小姐找我呀!”被人一拉嚇了一跳,等看清楚人之後,龜公這才笑了,“怎麽,這幾天恩客都沒喂飽你麽?”笑的是一臉的*,讓櫻日看著都有些惡心。不過為了自己的計劃,這些都不太是問題。

“你幫我去做件事情,做好了這些都是你的!”說著從懷裏拿出十兩銀子,就在龜公想要搶走的時候,瞬間又放回自己的懷裏。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3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