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的表演無意為他迎來了滿堂彩,但是同時也引起了無數觀眾的注意,特別是坐在角落裏的人。

在角落裏的人麵露微笑,看著台上,心裏暗自念著,這個人自己一定要得到。

從舞台上下來,薛翎櫻的臉上也盡是微笑。這個結果已經很明顯了,從此之後自己名聲大噪也隻是時間的問題。

希若被拉著到了後台,看著眼前這個人,心裏也著實的開心。

“恭喜你,今晚的花魁非你莫屬了!”打心底對她的讚揚,想這兩人剛見麵時候的場景,不由得感歎時光飛逝。很快的,今天晚上自己就要離開這了。

知道希若今晚回走,薛翎櫻心裏也有些不舍,不過在這個地方總不會比那邊要來的好,即使前路未知,至少脫離了這讓人鄙視的職業。畢竟不能要求古代人和自己一樣,有這麽哪兒無所畏懼的想法。

“我不知道你說的那個人會怎麽對你,不過你要記住了,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麽事情,保護自己是最重要的。”曆史上不缺乏那些因為被贖身而變得更為好的女子,卻有太多太多逃不過最終薄命的命運、

“放心吧,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我會走完它的!”希若臉上掛著一絲的笑容,他怎麽又會不知道,前路雖然明亮,卻也極度的凶險。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前邊讓人宣兩人回去了。

再一次站在這個舞台上,薛翎櫻已經換成原來的那套衣服,依舊蒙著臉,充滿了神秘感。

最後,無可厚非的,冠軍落入薛翎櫻的懷中。而之前下賭注的那些人,多半都贏得很精彩。而那些收益,老鴇按照約定,分了五成給薛翎櫻。

站在台上,下邊不少人開始起哄,願意再花重金,隻求能夠好好看一看讓他們為之傾倒之人的真實麵容。

價格抬得非常高,高到老鴇也開始有些動容。

猶豫著轉頭看向薛翎櫻,不過薛翎櫻連山絲毫沒有變化。

眼神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塊麵紗將不會被除下。

無奈,即使麵對著萬千重金,老鴇也隻能忍痛拒絕。不過她心裏倒也是有底的,隻要他一天不把麵紗出去,那麽一天還是神秘的。

隻有不停滴吊著他們的胃口,這個招牌才能吸引到更多無數的人。

雖然最後大家都沒能看到花月眠的真實麵貌,不過因此埋下情根的卻不知一兩個人。大家都在等待,等待某一天,花月眠揭開麵紗,或者接受單獨招待。

花魁之夜結束之後,薛翎櫻也照舊回到了自家。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3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