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今日我出府一事不要節外生枝,想來也沒有人到我這清冷的院子來,若是有人來請或者求見,就說我身子不爽,吩咐不見任何人,可懂?”

薛翎櫻雖然拿到了君若寒的承諾但是也是以防萬一,作為一個世子妃私自出府的確會落人口舌,還是小心行事為妙!

“奴婢遵命!”月影麵色一僵立馬行禮答道,再抬起頭的時候薛翎櫻已經朝著外麵走了,看著那抹素白,月影歎了一口氣,猶豫了片刻搖了搖頭。

世子妃是個好人,也不會壓迫他們下人,縱然大家表麵上怕她,但是世子妃明白其實所有人都可以欺壓她,隻是大家礙著世子爺的吩咐而已才尊重她。

世子妃的確是一個可憐之人,卻又如此的善良,一點都不像她那個妹妹薛翎瑤,仗著世子爺的寵愛對他們下人耀武揚威的,可世子妃就是缺少了那一點小聰明,所以才得不到世子爺的寵愛,想來一切都是正常的吧!

薛翎櫻一個人背著那些護衛悄悄的來到了後院荒廢的一個院子前,這是她幾天前就已經看好的地方,這個地方幾乎沒有人來,甚至矮牆做的極低,何況這還是薛翎瑤暫住的地方,自然更沒有人前來打擾。

不過薛翎瑤覺得自己命真的挺背的,剛走到院子裏麵便聽到裏屋似乎有人在說話,伸手扶額快步的躲在了一邊的蘆葦叢中,屏住了呼吸看著裏麵的人推門而出。

隻見一對俊男美女親昵的挽著手走了出來,男子的眼裏帶著寵溺之色,女子帶著一絲的嬌羞,緊貼在男子身邊,任誰看了都覺得是一副你儂我儂的模樣。

看在眼裏的薛翎櫻嗤鼻一笑,靠在蘆葦叢中靜靜的聽著那二人開口。

“若寒,爹爹那邊我會盡快拖著的,你……”薛翎瑤緊咬著下唇低垂著眼簾看著腳尖,似乎有些難為情,耳根也有點紅。

“瑤兒,你放心,我會盡快準備你我的婚事的,縱然為妾,我君若寒也絕對不會委屈你一丁半點!”君若寒一把攬過薛翎瑤的肩膀緊緊的錮在懷裏,信誓旦旦的開口。

不過這句話聽在薛翎瑤的耳裏不覺得有些諷刺,她這個正妻還在這裏聽著,這兩個**的人說得也太冠冕堂皇了吧?好似一對生死戀人一般,遇到了極大的苦難,她這個下堂妻黃臉婆似的百般阻攔!

漬漬,可真是狗血,對薛翎櫻而言這兩個人愛怎麽樣就怎麽樣,隻要不在她的麵前晃過去晃過來,他們想要幹什麽都行!反正薛翎櫻一心想要離開宣王府,根本沒有一丁點心思想要跟薛翎瑤搶什麽不是?

“若寒,我等你,我相信你不會委屈我的。”薛翎瑤抬起了小臉,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君若寒,小臉微紅。

這看在君若寒眼裏不禁為之動容,低下頭含住了那一口的芳澤,深入*,而在暗處看到這一幕的薛翎櫻冷冷一笑,乘著那兩人還在水深火熱之中時,她飛快的貓著腰繞到了房屋後麵,墊著那幾天之前便鋪好的石頭,一個翻身便翻上了高牆,她扭過頭看著宣王府,嘴角勾起一絲冷笑便躍了下去。

好似聽到什麽聲音的君若寒微微一愣,不動聲色的推開了薛翎瑤,朝著四處看去卻並沒有看到任何的動靜,心裏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察覺到君若寒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薛翎瑤心裏稍稍有些失落,但是她還是故作淡定的看著君若寒,想了想開口道:“若寒,待會我便要回薛府了,臨走前我想去見見姐姐,不知道方便與否?”

“嗯……你們姐妹有話說,我怎麽能不允許呢?恰好我這邊還有些事情處理,你便自行過去吧?怎麽樣?”君若寒寵溺的看著薛翎瑤,拿過她的小手輕酌了一口,眉眼都是暖意,一點都不像麵對薛翎櫻時的冷漠與無情。

也許對於君若寒這樣的人而言,愛上的人便是他想要珍惜的人,整顆心都被蒙蔽了卻毫不自知,這樣的人太過自負。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