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想法隻是快速的閃過,看著君辰逸現在依戀的擔憂,想來也是十分擔心的,隻是蕭子乾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麽他不願意為她解毒麽?

據蕭子乾這麽都年照看君辰逸的身體,君辰逸的身體是很好的呀,不可能說在那方麵…蕭子乾咽了咽口水,不得不再次提醒道:“安王,現在實在是不應該再耽擱下去了,若是安王不願意的話,倒是也有辦法的。”

一聽到有辦法,君辰逸隻覺得一下由剛才的陰暗變得開朗了起來,雖然臉色並不好看,隻是眉宇之間好像帶著笑意,看著蕭子乾也是順眼了不少,隻是想著剛才自己這樣的糾結,原本聽說是沒有解藥的,現在又說是有辦法的,不由也是待了幾分怒意。

“你剛才不是說沒有解藥麽?難不成是戲弄我麽?我也懶得跟你計較,先把人給我看好了。”君辰逸心中是有些不平隻是比起薛翎櫻的身體來,什麽事情都可以往後靠靠。

隻是蕭子乾不說還好,一說出來,卻是把君辰逸氣的夠嗆,蕭子乾無奈的說道:“既然安王想救她的性命,可是又不想碰她,其實好辦的很。解藥也到處都是,隻要安王找個男人來,不就…安王也不用為難,那清風館…”

蕭子乾還沒說完,君辰逸已是氣的站了起來,渾身的怒意已是止不住的往外湧出,若不是強忍著,隻怕現在就會一把拍死蕭子乾。

“給我滾…!”君辰逸也算是折騰了一天,現在總是將一身的氣都發了出來,要不是想著蕭子乾跟在自己身邊這麽多年,要是換了別人,隻怕早就被君辰逸打死了。

蕭子乾也不介意,快步走了出去,臨走時,還回頭望了眼:安王,再不下定決心,這個姑娘的命怕是保不住了。現在你也算是下定決心了吧,我也就不打擾了。

蕭子乾走的輕鬆,心裏卻是有些鄙視君辰逸,明明以前這樣果敢的一個人,怎麽偏偏在女人麵前就是這麽一副拖泥帶水的性子呢?以前可也不這樣呀,難道真的是遇到了喜歡的人麽?

蕭子乾也懶得繼續待著了,在這裏待著還不夠折磨的呢。

蕭子乾這一走,君辰逸的心也總算是定了下來,蕭子乾說得對,要是再拖下去,隻怕薛翎櫻的性命就是真的保不住了呀。既然事情已經這樣,自己再扭捏下去也是沒有什麽意思了。

既然薛翎櫻現在隻能靠跟男子發生關係才能抱住性命,那麽自己就當為了救人吧,再說了自己對薛翎櫻也是有心的,也不算委屈了自己,就算薛翎櫻醒過來怪自己,以後自己對薛翎櫻好一些,二人已經是定有婚約了,就當是提早洞房了也就是了。

君辰逸總算是打定了注意,輕輕的碰了碰薛翎櫻的額頭,薛翎櫻呀薛翎櫻,這次就算委屈你了,以後不管做什麽,我都會尊重你的。

君辰逸脫去了自己的外衣,一時倒是不知道該怎麽繼續下去,雖說自己身在皇族,在他這個年紀,很多都已經當了父親了,隻是君辰逸卻一直都是一個人,別說是妾氏了,甚至身邊連個丫頭通房都沒有。

就連皇上也是多次的問過君辰逸的意思,或者是覺得哪家的女子名聲不錯,想著讓君辰逸考慮考慮,或者皇上安排君辰逸看看對方姑娘的畫像,隻是君辰逸一直也沒有鬆口,隻說自己年紀還小,這些事情也不著急。

這麽來回的試了幾次之後,皇上也沒有這個心思再做媒婆了,既然君辰逸不願意,這個當皇上的也不好勉強,也就由著他了。

隻是讓皇上想不到的是,這麽挑三揀四的,眼高於頂的君辰逸後來居然當著皇上的麵,表示要娶薛翎櫻為妻,薛翎櫻身為商人倒還算了,隻是薛翎櫻的身份可是君若寒的棄婦呀,說的好聽寫了休書,算是和離,其實皇上心裏清楚地很,隻怕是君若寒看不上薛翎櫻,才有了這麽一出。

皇上能答應這門婚事,一是覺得薛翎櫻身後的薛家在財力上,對那些圖謀不軌的人是個助力,二卻是因為薛翎櫻到底隻是一個商人之女,更是君若寒的棄婦,比起皇上以前讓君若寒見得那些女子,身份上差了一截,這更是顯示了君辰逸的忠心,還有第三點,君辰逸到底是皇上的弟弟,皇上這些年也是頗為照顧君辰逸的,既然君辰逸喜歡,皇上也樂的成全。

因為這些原因,君若寒才算有了薛翎櫻這個未過門的妻子,隻是以前從沒有接觸過女子,君若寒一時倒是有些無措,不知該怎麽辦。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7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