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不管怎麽樣,薛翎櫻這件事情是翻了過去了,雖然君辰逸的名聲也有些不好聽,隻是男子娶妻不僅僅隻是看情投意合,更是要看女子身後的勢力。現在君辰醫院以娶,薛家願意嫁,這便是最好的結果了。

比起君若寒被傳的已經天人共憤的情況,君辰逸顯然是好了不少,隻要二人成婚之後,君辰逸可以好好對待薛翎櫻,那麽君辰逸不管是出於什麽願意娶的薛翎櫻,在那些聽信謠言的百姓眼裏,這都是可以原諒的。

君辰逸倒是很滿意這樣的結果的,自己被罵幾句算得了什麽,隻要薛翎櫻沒事就好了,再說了君辰逸現在被罵幾句又有什麽關係,隻要以後二個人在一起,以後自己好好的疼愛薛翎櫻,隻怕自己的名聲會比以前更好。

不過最讓君辰逸開心的是,雖然自己受了些委屈,可是君若寒這幾天隻怕是不敢上門了,隻要一出門,便會有不少的女子厭惡的看著君若寒。隻怕一向自傲自己風度翩翩的君若寒會想不明白,為什麽事情會發展到今天你這樣的地步,自己是搶走了薛翎櫻沒錯,之後為了讓君辰逸徹底的放棄薛翎櫻,也是讓手下的人把消息放出去,可是為什麽事到如今,薛翎櫻好好的,君辰逸好好的,自己卻成了最倒黴的人。

隻是最讓君若寒不滿的是,那合歡散已經下了,薛翎櫻既然還活著,那麽肯定是有人給雪瑩解了毒,當時的情況又是這樣的緊急,很可能就是救了薛翎櫻的人為薛翎櫻解了毒。

雖然君若寒沒有得到確切的消息,可是那天能這麽輕鬆的把薛翎櫻從自己手裏救走,那人絕對不是泛泛之輩,現在君辰逸有願意娶薛翎櫻,那麽當天薛翎櫻肯定是與君辰逸發生了關係了。想到自己辛苦安排,反倒是為了君辰逸做了嫁衣裳,君若寒真是氣的想要一頭碰死。

隻是君若寒心裏憋屈,君辰逸心裏也是憋屈,在那天的事情發生之後,君辰逸便是向薛平保證,會好好地照顧薛翎櫻的,再加上擔心君若寒不會就這麽罷休,薛翎櫻的安全要緊,比起在薛家待著,跟在君辰逸身邊才是最保險的。

所以在當天,薛翎櫻就被君辰逸安排在了偏院,君辰逸更是不惜出動暗夜門中的勢力在暗中保護著薛翎櫻。

原本這時候,是二人好好相處的時候,可是薛翎櫻卻沒有意思的反應,君辰逸讓她搬,她搬聽話的搬了過去,君辰逸過來,薛翎櫻也是淡然處之,君辰逸不來,薛翎櫻也不在意,有時候君辰逸都快覺得自己要瘋了。

這薛翎櫻到底是什麽意思,這樣不鹹不淡的,到底是什麽意思?

君辰逸實在是不想二個人就怎麽耗下去,看著薛翎櫻那平淡無光的眼神,君辰逸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以前神采風揚的女子,現在變成這個樣子,這都是自己的錯呀。若是自己找點找到薛翎櫻,薛翎櫻就不用受這個苦了,或者一開始自己就堅決一些,很肯定的告訴薛翎櫻,自己對她的心意,會永遠這樣的對她,她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了。

“薛翎櫻,你不要總是這個樣子了,這個偏院很安全,你有空可以去外麵走走,不要再悶下去了。”君辰逸完全是出於對薛翎櫻的關心,在來到這個偏院之後,薛翎櫻就連門都沒有出過,甚至連窗戶也不想開,就是這麽靜靜的坐著,麵對這樣的薛翎櫻,君辰逸真的是很心疼。

薛翎櫻淡淡的望了望君辰逸,仿佛是覺得好笑得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你不用擔心我。”

之後又是沉默,君辰逸無奈,這到底是怎麽了,以前還信心滿滿的希望薛翎櫻心裏是有自己的,可是現在看來,薛翎櫻卻並不如自己心裏想象的那麽在意自己呀。

“薛翎櫻你不用擔心,出了這個事情之後,我與伯父都已經處理好了,沒有任何人會再說你的不是。至於那天的事情,雖然那天是迫不得已,可是我們已經是皇上賜婚,以後再一起是名正言順的,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對我負責?原本還靜靜坐在一旁的薛翎櫻,在聽到這幾個字之後,隻覺得渾身的力氣一下子被抽空了一般,隻是因為負責麽?

薛翎櫻苦笑,雖然那天的時候,是迫不得已,君辰逸也是為了救自己,更重要的是自己心裏也是有君辰逸的。

就是因為這份心意,薛翎櫻隻覺得一下子無法麵對君辰逸,明明是自己的喜歡的人,又是為了救可以,隻要君辰逸是真心的對待自己的,那麽這些也就不算什麽了。

雖然婚前失貞,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可是薛翎櫻的身份可是君若寒以前的妻子,現在的棄婦呀,又是與自己以後的丈夫發生了關係,這也就不算什麽了。再說了現在的身子是古代的女子,可是薛翎櫻的精神上卻是個現代人,對這件事情,想對的也看的開一些,與自己喜歡的男子發生了關係,這也沒有什麽麽,而且當時又是這樣的情況。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7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