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君辰逸對薛翎櫻也還算是不錯的,雖然為了薛翎櫻的安全起見,這個偏院是小了些,可是裏麵卻是安排的十分的精致,就連小廚房也給這偏院給預備著。

要說普通的小院裏配個小廚房也是正常不過的,不過一般的大戶人家,可都是隻有一個大廚房,平時不管是主子還是下人的吃食,都是由大廚房做好了送過去。現在薛翎櫻這麽一個偏院,卻準備著了一個小廚房,可見君辰逸還是很在意薛翎櫻的,這麽個小地方也給薛翎櫻注意到了。

其實君辰逸對薛翎櫻的關心那是實實在在的,可是要說真的這樣的仔細倒也沒有,隻是想著薛翎櫻在服用了合歡散之後,身子虛弱,要是再吃的上麵不小心一些,隻怕身子就更好不起來了,大廚房的東西做好之後,再送過去,隻怕都涼了,再好吃的東西也禁不起這麽糟蹋呀,所以君辰逸便向著給薛翎櫻準備了這麽一個小廚房。

不過薛翎櫻在來到這個小廚房之後,心情一直都是低落的,對這個也是沒有主意,現在薛翎櫻剛開了口,一會的洞府吃的東西就送上來了,薛翎櫻倒是有些以往,再加上二個丫頭在薛翎櫻麵前受了君辰逸的幾句好話,薛翎櫻才明白,原來是君辰逸給了自己的方便呀。

薛翎櫻不由心中一暖,把吃的東西放在了食盒裏,便是往君辰逸的書房走去。

隻是去的時候是好好的,回來的時候,薛翎櫻卻是鐵青的一張臉,什麽話也懶得說,隻是把吃的東西分給了二個丫頭吃,自己氣的倒頭就睡了。

主子賞給下人的東西自然是要吃完的,二個丫頭隻能聳聳肩,便把東西拿了下去。這二個丫頭都是安王府裏的家生子,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自然也是懂的察言觀色的,原本還想著給自家的主子說幾句好話,可以讓未來的王妃對王爺上分心,可是這是怎麽了呢。

原來薛翎櫻拿著食盒想要進去,可是書房外卻是攔著不讓薛翎櫻進去,要是依著薛翎櫻原本的脾氣,自然是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可是這次薛翎櫻倒是難得的客氣的說了幾句好話,想讓二人進去跟君辰逸通報一聲。

可是站在門口的二個人心裏清楚地很,自家主子現在隻怕在外麵忙著呢,現在進去也是見不到人的,哥二個在這攔著不過是不想讓人進去了之後,發現主子不在罷了,自然是不會讓薛翎櫻進去的。以前這差事倒是沒出過什麽問題,因為一直以來,君辰逸的王府裏也沒什麽人,可是現在卻是不同了,現在薛翎櫻住了進來,身份還是未來的王妃。

雖然說著薛翎櫻可以未來的女主人呀,可是二人更是清楚君辰逸的脾氣,他說了不讓人進去,自然是不能通融的,隻能板下臉來,說什麽也不讓薛翎櫻進去。

薛翎櫻這好話說了幾遍之後,又是嚇唬,又是套和近,可是門外的守衛是怎麽也不肯放人,最後把薛翎櫻惹急了,直接在君辰逸的書房外麵叫了幾聲。

要說這路口跟書房的距離也是不遠的,若是裏麵有人的話,早就應該聽見了,可是書房裏麵隻是透著燭光,其他什麽反應都是沒有。

薛翎櫻隻當是君辰逸不願意見到自己罷了,想著自己的熱臉貼了別人的冷脾氣,薛翎櫻氣的轉身就走,這越想越生氣,心裏罵了君辰逸無數遍,隻當是君辰逸平時看起來也沒有這麽小氣,不想現在做的事情卻是這樣的讓人討厭。

自己剛才就算是說話重了,可是不管怎麽說,君辰逸也不是沒有錯,既然自己放下了身段,想要跟君辰逸說和,君辰逸不管怎麽樣,也是應該出來見見自己,起碼派個人過來問問自己,可是就這樣不聲不響的,完全的不搭理自己,這簡直就是對自己的藐視麽!

原本隻想著君若寒這人討厭,現在看來君辰逸也是夠討厭的,難道皇家的人就盡出這樣的人麽?薛翎櫻仿佛突然想明白了,可能君辰逸就是這樣的討厭吧,現在自己的臉也是丟了,薛翎櫻隻覺得心裏窩火的很,甚至還覺得有些傷心,原來自己與君辰逸的情分,居然還抵不過自己說的幾句重話呀。

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在難過,薛翎櫻拿起被子蓋在了自己的頭上,罷了,好好的睡一覺就當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好了。

隻是越想睡覺,越是睡不著,天快要亮的時候,薛翎櫻才模模糊糊的睡著了,這一睡,直接便是睡到了中午,可是醒過來之後,君辰逸依舊沒有過來。

按著這幾天的習慣,君辰逸中午的時候,都會過來與薛翎櫻一同用飯的,看到薛翎櫻吃的少的,還會說上幾句,隻是薛翎櫻也懶得搭理他,放下筷子之後,便是不再動了。可是現在呢,薛翎櫻麵對這剛放在桌子上的飯菜,還在冒著熱氣,可是薛翎櫻是一點胃口都沒有,難道君辰逸還在生自己的氣麽?

搖了搖頭,隻想著不能讓君辰逸看笑話,薛翎櫻端起了碗筷,一口一口的吃了吃了起來。這樣子倒是讓身邊的那二個小丫頭有些吃驚了,這薛翎櫻不是什麽難伺候的主子,甚至可以說薛翎櫻平時對下人都是很客氣的,就是在君若寒的身邊,就算薛翎櫻早就想著想要離開,可是對府裏的下人依舊是沒什麽架子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8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