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何止是君若寒,就算是君辰逸,何嚐不是自己的劫數麽?

薛翎櫻苦笑,怪隻怪自己沒有管住自己的心,以為君辰逸是不一樣的,可是君辰逸還是一樣。在他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人眼中,願意要你,就是你的福分,要是你不願意,就是你不識抬舉。

自己就是一個不識抬舉的人,自己的要的並不多,但是你如果連這些都不能給我,我又何必等下去呢?

“二位請回吧,薛翎櫻不願意與你們再做糾纏。我薛翎櫻就是一個不識好歹的人。我要是跟你們回去了,你們家裏的女人可是要怨恨死我了。我可不想每天都被人咒罵著,你們就算要找,就去找別人吧。”薛翎櫻也懶得再跟他們多說,轉身就不想搭理他們了。

“薛翎櫻,你真的這樣的無情麽?”君若寒真是沒想到,自己說了這麽多之後,薛翎櫻居然任然沒有原諒自己,吉利有別的女人,薛翎櫻不願意,自己把那些女人都處理了,薛翎櫻又不願意,這不是明擺著不願意給自己機會麽?

薛翎櫻沒有吭聲,君辰逸卻是好笑道:“君若寒你這話就說錯了,薛翎櫻何曾跟你有過什麽情義?一開始你對薛翎櫻不理不睬,之後又是窮追猛打,什麽都是你在說,薛翎櫻隻是不想再跟你這種笨蛋,再有什麽關係了。”

君若寒原本在薛翎櫻這裏已經碰了一鼻子灰了,現在又被君辰逸諷刺,自然是惱怒,想著君辰逸這麽久以來跟自己過不去,君若寒隻覺得一口氣再也不想忍下去了。

“你以為你比我好麽?我是笨,但是你呢,薛翎櫻現在還是你的未婚妻,可是薛翎櫻卻寧可住在這裏,也不願意跟你回去。你比我更慘!”君若寒說著也不願意再多說,直接跟君辰逸動起手來。

君辰逸原本就受了傷,養了這麽多也是好了很多,隻是剛才與君若寒動手之後,君辰逸也是感覺到自己的傷口已經裂開了,要是再撐下去,隻怕就要被人發現了。可是現在,自己還不能離開,要是自己離開了,薛翎櫻怎麽辦?

君辰逸知道,自己在這裏的話,君若寒就是再惱怒,也是不敢亂來的,可是自己一走,薛翎櫻又怎麽鬥得過君若寒呢。現在也隻有速戰速決,隻要君若寒走了,自己也就可以放心了。

君辰逸的身手原本就在君若寒之上,原本還有些顧忌,現在隻想著趕快解決了君若寒,之後薛翎櫻就算發現自己受傷了,也不會對自己怎麽樣的,自己也好通過這個機會,跟薛翎櫻解釋清楚。

君辰逸下手已是毫不留情,一旁的薛翎櫻也是看的清楚,君若寒根本就不是君辰逸的對手。君若寒眼看打不過,又是暗中揮出了那把匕首,君辰逸正在惱怒君若寒礙事,現在也不客氣了,直接接住匕首,反手直接把匕首刺向君若寒。

君若寒倒是躲開了,隻是君辰逸動作實在是太快,君若寒的手臂也是受了傷。

“還不快滾!”君辰逸大聲的怒罵道,若是君若寒還不走,隻怕自己還忍得住,血跡就要印在衣服上了。

隱隱的好像已是有了血腥味,君辰逸隻因為擔心自己的傷口,倒是沒有發現,隻是君若寒卻是注意到了君辰逸的臉色已是不太好看了。再加上自己的確是受了傷,可是也不可能有這樣重的味道,難道是君辰逸麽?

君若寒心中起疑,想到那日在朝堂之上,宣王要求大家檢查一下,卻是這君辰逸跳出來第一個反對,要是換做平時的君辰逸,隻怕也是不在乎的,可是那天看他的反應,卻是堅決的不願意的。

看他那天的反應,可不像他的為人呀。難道就是為了掩飾他的傷勢麽,或許君辰逸是與暗夜門有關係的麽?

君若寒越想約覺得有理,再說現在已經鬧成這樣了,隻怕自己再待下去也是占不了什麽便宜。

君若寒心中含恨,可是現在也隻能先離開了。狠狠的看了眼君辰逸,君若寒冷哼了一聲就是離開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9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