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在這件事情上占不到便宜,宣王也不想再與君辰逸扯這個話題了。原本君辰逸的嘴上功夫就了得,起碼這麽多年跟君若寒鬧上幾句的話,君辰逸都沒有吃過虧,倒是君若寒每次都會被氣個半死。

現在宣王亦是如此,原本還想在言語上擠兌一下君辰逸,惹的君辰逸生氣之後,自己再想辦法讓君辰逸認罪,這樣就省了自己不少的麻煩了。誰知道君辰逸倒是沒生氣,宣王卻是被氣著了。

想著君若寒就知道給自己惹麻煩,當初娶了薛翎櫻不好好的對待,和離就和離吧,偏偏還鬧到皇上麵前去。現在可好了,宣王自己都覺得丟人,現在被君辰逸這麽一說,宣王才知道,居然又去找薛翎櫻了,宣王真的生氣了,你小子既然離不開薛翎櫻,早幹嘛去了呢?

偏偏要到現在,薛翎櫻已經跟君辰逸訂婚了,你倒是舍不得人家了。就算真的舍不得了,偷偷摸摸的去幹點什麽,誰也管不了你,可你倒是好,居然還讓君辰逸發現了,宣王心裏便是打算好了,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君若寒。

眼見宣王臉色不太好,君辰逸卻是笑的開心,看樣子,君若寒可是要倒黴了。也隻怪你們父子老是跟自己過不去,一個覬覦自己的薛翎櫻,宣王更是大膽,居然敢要覬覦皇位,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氣了。

“宣王的臉色可是不好看呀,可是哪裏不舒服呀。不如就先看看大夫吧,我們安王府上的大夫就算比不上你們宣王府上的,想看先幫著應應急還是可以的。”安王一臉關心的樣子,可是這話一說,卻是讓宣王臉色更是難看。

什麽叫應應急,自己不過是被這君辰逸這小自己擠兌了幾句,心裏有些不舒服罷了,可是君辰逸倒是好,說的好像自己快要死了一樣。宣王心中惱怒,一直當著君辰逸還是個小孩子,一直也沒有放在心上,現在看來,君辰逸倒是長大了,說話間已是很見功夫了,現在不除掉他,以後也是個禍患。

宣王眼中冒著冷意,現在就已是不打算讓君辰逸逃過此劫了。

“好一個安王,好一個君辰逸。你不要再巧舌如簧了,就算若寒再是胡鬧,也不過是想著薛翎櫻跟了你之後,心裏有些不服氣罷了,對皇上總是敬畏的,可不像你,多年來承受皇上的照顧,可是到頭來,卻是你在暗地裏跟皇上過不去。”宣王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一是明白的替君若寒解了圍,隻是孩子心性,看原本的妻子跟了安王,心裏不服氣罷了。

可是君辰逸卻是不同,跟皇上過不去,就是跟整個朝廷過不去,現在朝廷裏最要緊的一件事便是暗夜門,現在宣王這樣說,便是說安王與暗夜門有關係了。

安王卻好似聽不懂一般,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宣王大哥,就算你疼愛兒子,也不應該拿我來做比較呀。合著大哥的兒子犯了錯,就是孩子心性,我這個小弟犯了錯,就是跟皇上過不去,這也是太偏心了。”

安王一副受傷的樣子,就好像一個受委屈的孩子,看的薛翎櫻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還真是看不出來,安王還有這麽可愛的一麵,薛翎櫻心中無奈,安王這樣的胡攪蠻纏,倒是可以糊弄一時,可是現在宣王是有備而來,隻怕事情不會就這麽輕易的過去呀。

果然宣王看君辰逸軟硬不吃,自己說的有那麽不明顯麽,為什麽君辰逸就好像聽不懂一樣呢?一是君辰逸真的是在聽不懂,那就是個傻子,二是君辰逸故意跟自己拖延時間。可是不管君辰逸是怎麽想的,今天不管怎麽樣,宣王都要把君辰逸的罪名給坐實了。

“君辰逸你不要再胡攪蠻纏了,你現在受了傷,就是因為你與暗夜門有關,所以當初我提出要大家檢查一下時,你死活都不願意。可是偏偏皇上相信了你,還有朝中那些老古板,都不願意。可是現在你已經被人發現受傷了,你就是暗夜門裏的人吧?”宣王已是不再算再跟君辰逸再胡說八道下去了。

以前倒是不覺得,現在看起來,這君辰逸隻怕是不簡單呀,他現在這樣跟自己在這打諢,也不知道有什麽目的。可恨一直都被君辰逸牽著鼻子走,現在若是再讓君辰逸再得意下去,那倒黴的就是自己了。

君辰逸也是不在意,隻是微微一笑道:“大哥隻怕是糊塗了吧,剛才與君若寒比試身手,受傷的是君若寒,可不是我君辰逸呀。哦…我知道了,大哥心疼兒子被我所傷,所以想著要找小弟的茬,這原本也是常理,可是大哥也不能下手這麽狠呀。跟暗夜門扯上了關係,隻怕就不是被打幾板子這麽簡單了呀。”

就算是宣王也不由冒出火來,君辰逸這是在說自己是公報私仇了,君辰逸打賞了自己的兒子,所以自己想要找君辰逸的麻煩。真是可恨,就算自己記恨君辰逸,也不會拿這件事情開玩笑呀。

宣王也不再客氣了,冷冷的看著君辰逸道:“皇上讓本王負責暗夜門的事情,那麽本王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先斬後奏。現在我隻要在你身上找到了傷口,那麽不管你再說什麽都沒有用了。你是現在就承認,省的我親自動手,還是想要我動粗呢?到底是兄弟,我也想給你留上幾分情麵呀。”

君辰逸冷笑,說什麽兄弟說情義,在這個世上,除了當今的皇上,這麽多兄長中,誰管過自己的死活呢?現在還說什麽顧念自己的臉麵,想來是想要自己承受了,宣王也好交差吧。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9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