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十字火焰

12.十字火焰

12.十字火焰

陳長霖雖然隻算個研究所的小職員,但小職員也有小職員的工作效率,其實在傅非明睡覺那一會,一切資料和情報都已經傳了出去。??而西彌斯做決定的速度是驚人的,這是件大案子,他們一直有專人小組在關注,等待最佳切入點,以便於為組織謀求最大的利益。??而現在很顯然正是個好機會。

傅非明離開不久,當天晚上,第一撥解禁的情報已經送到了陳長霖手上,他與傅非明關係匪淺,是最自然的聯絡員,西彌斯一向人盡其才,陳長霖隻看了三條就嚇得冷汗連連,不敢用手機做聯絡工具,直接往傅非明的別墅裏跑。

而這三條消息的第一條便是:鈴木清玄患胰腺癌晚期,隻有半年壽命。

祁紹庭從陳長霖的臂上電腦裏看完所有的情報,一時間不知道是悲是喜,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是要動手還是忍耐,倒是馬上明白了鈴木仁為什麽會保持沉默,如果隻需要忍耐半年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得到心目中的位置,何必要去冒險。

不過源自於上層的判斷很快傳過來,連同一份極高額的酬金,西彌斯會以一個風險投資公司的名義向祁氏注入一大筆資金,祁紹庭必須放棄手上60%的股權,而事實上這筆資金中的的很大一部分,將被用於支付西彌斯為幫助他而進行的行動費用。??因為高層地判斷是:盡快營救夜未央,他有生命危險。

沒有人知道一個已經快要死的瘋子會做什麽!祁紹庭連夜招集了三個身手最好的手下與傅非明一起經由特殊渠道偷渡去了日本。??在鹿兒島的一間小小家庭旅店裏,焦急的等待著。

差不多天亮的時分,祁紹庭剛剛敏感意識到院子裏有人,陳長霖已經先行一步,推門進來了。

“我們隊長最近心情不太好,注意你的態度,不要惹怒她。??”陳長霖急匆匆湊到祁紹庭耳邊壓低了聲音關照道。

心情不太好?靠?!

祁紹庭頓時大怒?我花錢請你們來辦事而已。??又不是開遊園會,難道還要照顧情緒問題不成?感覺到祁紹庭地怒氣。??陳長霖尷尬的賠笑,道:“暫時忍口氣沒壞處,不要硬來。??”

祁紹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強壓怒氣。

穀棋抄著手站在一邊,對這兩個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鬼鬼祟祟的行為視若無睹,隻是冷淡的說了一句:“不介紹一下嗎?”

“啊,哦哦。??這位就是祁紹庭,傅非明,這是我們隊長。??”陳長霖如夢初醒,連忙把兩拔人馬拉到一起。

穀棋平靜的聽長霖介紹完,伸出一隻手來:“好的,從現在開始你們完全受我支配,你們可以提問,但不許擅自行動。??”

祁紹庭沒有伸手與她相握。事實上他幾乎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個似乎還不滿二十歲的小姑娘,膚色微黑地臉上甚至還帶著稚氣。??好吧,即使這女孩高挑精悍的身材和過分犀利的目光都顯示出她絕非尋常的嬌滴滴乖寶寶,但,隊長?

祁紹庭完全無法放心讓這樣一個人來決定夜未央的生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