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見狀,拉了拉陳立鋼的胳膊勸解道:“算了,小夥子,咱們救人要緊!”

陳立鋼回頭狠狠瞪了那個城儈的女人一眼,氣呼呼跟著司機下了車。

兩人在暴雨中一路狂奔,走到陡坡邊緣時,發現那輛小轎車已經漸漸滑到了路邊,再過去兩米,整個汽車恐怕就會掉入洶湧的江水中,別說是這個電閃雷鳴的夜晚,就算是白天風平浪靜的時候,掉下去的人想活著從江中遊上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陳立鋼沒有多想率先朝下跑去,可就在這時,被大暴雨長時間衝刷的山壁上,突然掉下來一塊半人高的巨石,帶著一片飛濺的石屑朝陳立鋼身邊衝來。

“小夥子快躲開,有落石!”司機見狀嚇得大聲提醒。

陳立鋼回頭一看,眼看著巨石就要從他頭頂落下,他連忙身體朝旁邊一撲,巨石擦著陳立鋼的胳膊繼續朝坡下滾去,目標直指那輛還在懸崖邊滑動的汽車!

“小心!”陳立鋼大喊一聲,可是此時他什麽也做不了,隻能眼睜睜看著巨石猛地一下撞在汽車的車門上。

“咣當”一聲巨響,小轎車被巨石撞得再次向懸崖邊滑出一米多遠,前輪已經險險地懸在半空中,因為這輛車是前輪驅動,所以失去了唯一一點控製力的汽車,變得更加岌岌可危。要不是另外一邊有一塊路碑擋住後車門,此時汽車恐怕已經掉入了江水中。

陳立鋼剛才雖然躲過了巨石,但是一些小石塊還是擊中了他的身體,連額頭上都已經滲出鮮血。

司機師傅匆忙跑下來,扶著陳立鋼緊張地問道:“小夥子,你流血了,要不要緊?”

“我沒事,師傅我們還是趕緊救人吧,車子馬上就要掉入江中了。”

兩人不顧山壁隨時有落石的危險,快步來到車後,一人按住汽車尾箱,一人用力拉已經有些凹陷的車門,可是剛才巨石撞擊車子時,車門已經被損壞,司機無論怎麽用力都沒辦法打開。

車內的小張和那位老人,也知道此時命懸一線,如果不趕緊離開汽車,隨時可能再次落下巨石,到那時候恐怕誰也救不了他們。

“車窗,快搖車窗!”陳立鋼見司機半天沒有打開門,急得大喊。

不過汽車受損程度遠遠超出大家的預料,整個車門車窗全都損壞,除非砸掉玻璃,否則逃都逃不出來,暴雨越下越大,旁邊山壁上不斷流下黃色的泥漿,不用細看就知道山體滑坡恐怕就在轉瞬之間。

陳立鋼一咬牙衝著司機喊道:“師傅,過來幫我壓著車尾,我來開門!”

兩人交換位置,陳立鋼手握著車門把手,飛快的搗騰了繼續,不過好在車門總算是修好了,陳立鋼一把拉開車門,扶著裏麵那位白發老人急忙朝坡上走去,另一個司機小張也狼狽地從前座爬到後麵,慌忙逃了出來。

三個人踩著泥漿,在暴雨中扶著老人踉踉蹌蹌走上陡

坡,可還沒等他們喘上一口氣,旁邊的山壁就“轟隆”發出一聲巨響,大量的山石夾雜著泥漿,從幾十米的高處傾瀉而下,像一條怒吼的巨龍一般,直接朝陡坡下衝去。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3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