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從剛才說到現在,自己說什麽,陳立鋼都是跟在後麵附和,從來沒有表現出來什麽反對的情緒,所以韓大遠早就把陳立鋼歸類為那種手中有錢,但是特別怕死、初出茅廬的草包公子哥了,對於這樣的人,他壓根就沒想過要防備,也不需要去防備,他說話的心態一直都是非常的輕鬆,想到什麽就說什麽,一點也不會藏著掖著。

所以在聽到陳立鋼這個,看似無意間問出來的這個問題之後,他像是被勾起了心中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很是感慨的說道:“誰說不是呢!你是不知道啊,這省城雖然不大,但是龍蛇混雜,各路過江的神仙都有,想在這裏混口飽飯吃,真心是不容易啊!”

說著說著,韓大遠是大吐苦水,從自己在街上被人追打、收保護費,一直到最後被趕出城外,隻能在城門口,靠著擺攤坑騙那些眼生路人的事跡,通通說了一遍,那個樣子,要多淒慘就有多淒慘,聽的陳立鋼直搖頭,混江湖混到他這份上,還不如死了算了,真是給江湖中人丟臉啊!

直到陳立鋼麵帶微笑,死死的盯著他不放的時候,韓大遠才意識到自己是說錯話了,他連忙把臉板起來,變的是異常的嚴肅認真,繼續說道:“那個,這位先生啊,我看你……”

“行了,我說韓大遠,你就別裝了,咱們有話好好說吧。”

聽也聽完了,笑也笑夠了,陳立鋼自然是懶得多費唇舌,再陪著這老神棍把戲演下去,於是就直截了當的說道:“你也別說什麽血光之災,烏雲罩頂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不信這個,你還是收起你那套騙人的把戲吧!”

“嘿嘿!”

事到如今,韓大遠知道自己是遇到厲害的人物了,這陳立鋼看似是個什麽都不懂的草包,但是心中雪亮雪亮的,比狐狸還要精明呢,估計想要把那一疊鈔票賺到手是沒戲了,他隻能尷尬的一笑,開口說道:“既然這位先生你是行家,那我也就不獻醜了,不過你找上我,肯定不是為了要聽我說那些騙人的鬼話,你有什麽事情就直說吧,要是我能幫忙的話,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韓大遠跑江湖跑了這麽長時間,騙人的本事雖說是不怎麽樣,但是看人的眼光卻是一流的,他很清楚,像陳立鋼這樣年紀輕輕,深諳江湖之道,同時還小有身家的人,不會沒事跑來拿自己尋開心的,既然他找上自己,那肯定是有什麽事情要自己出力,要不然就真的隻能說他是閑得無聊,沒事找事了。

見韓大遠這麽識趣,陳立鋼點點頭,也不囉嗦,直接把那張一百兩的錢,往韓大遠手上一拍,然後說道:“你的眼光很毒辣,不錯,我找你確實是有事情,這樣,這一疊錢算是見麵禮,你先收下,剩下的事情,我們慢慢談也不遲。”

本來陳立鋼在一開始的時候,隻是想把這個老神棍弄過來當向導,帶自己去找馮揚名的,不過在聽著這神棍劈裏啪啦的說了一大通之後,陳立鋼忽然覺得,這錢大神棍倒是一個人才啊,最關鍵是這人在省城混了這麽久,對於什麽事情應該都很清楚,那就幹脆把他收作

自己的小弟,正好自己孤身一個人前來,多個人跑腿也是挺不錯的。

韓大遠看到陳立鋼二話不說,上來不說事情,先是給了自己這麽多的錢,還在心中猶豫了一下,到底他還是個老江湖,知道有些錢是拿不得的,說不定會把自己的命都給搭進去呢,還是謹慎為妙。

不過轉頭一想,他牙齒一咬,也就豁出去了,還是那句話,人無橫財不富,這年頭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有這麽多錢賺,別說賣命了,就是把全家賣進去都值得。

要知道,以目前的人均生活水平,一千塊錢就夠一個普普通通的五口之家,舒舒服服的過上一個月了,能掙到兩萬,等於他未來兩年的時間,在家裏麵坐吃等死都可以了,而且最關鍵的是,他是孤家寡人一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那這錢賺的,就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韓大遠一把抓住錢,飛快的塞到自己的衣袖當中,口中還不忘嘟囔道:“有錢不賺,那事情傻子才幹呢!反正我就是一個神棍,渾身上下撐死也就一百多斤的肉,這一斤肉賣十塊錢,我都賺大了,有什麽好怕的!”

“嗬嗬!”

陳立鋼輕笑一聲,同時也微微點了點頭,他是最欣賞這樣敢作敢為,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不惜任何代價都要去做的人,因為這樣的人,即使是蠢的跟頭豬一樣,最起碼這人還是有血性的,那骨子衝勁還在。

相反的,一個人哪怕是聰明絕頂,可做任何事的時候都畏首畏尾,這個不敢做,那個也不敢想,這樣的人鐵定是沒救的,一個人怕死怕到這個程度,連最基本的欲望都能克製下去,這樣的人,活著還有什麽意思嗎?反正陳立鋼是不屑於跟這樣的人打交道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5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