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好吧!”

陳立鋼搖搖頭,心中暗自盤算著,看來自己這趟是來對了,這省城說大不大,說小也就好十幾二十萬的常住人口,既然這個馮揚名在這裏很有勢力,那也就表示自己要是能在這地方低調的紮下根來,應該是沒有什麽危險的。

想到這裏,陳立鋼連忙催促著韓大遠趕緊帶路,現在已經是下午時分了,再拖拖拉拉的話,搞到晚上,萬一馮揚名不在機關大樓的話,想找他又得費好大的功夫。

省城的機關大樓位置,就在省城的西北方,離陳立鋼進城的西城門並不遠,大概走了一刻鍾的時間之後,機關大樓的大門就近在咫尺。

陳立鋼站在機關大樓外,看著機關大樓大門之上,那寫有“機關大樓”兩個燙金大字的牌匾,以及大門左右兩側側的那排站崗警衛,頓時覺得挺好玩的。

現在是大白天,機關大樓外麵還是有警員在站崗的,那二人在這裏站了一天,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早就覺得很無聊,剛好這時候韓大遠帶著陳立鋼來了,這兩個人警員互相看了一眼,衝著對付擠眉弄眼一番,二人心照不宣,知道樂子找上門來了。

對於陳立鋼這個初來乍到之人,他們是不認識,可是沒關係,他們跟韓大遠可是老熟人了,像韓大遠這樣在省城以坑蒙拐騙為生的老神棍,他們都不知道抓過多少次了,所以想要從這樣的人身上找點樂子,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當下,站在左邊那個瘦高個警員,搖搖晃晃的走到機關大樓門前,對韓大遠喝道:“喂,這不是韓大遠,張大仙人嗎?怎麽,這兩天壞事做多了,覺得心有愧疚,想要主動送上門來,給我們打板子了?”

“哈哈!就是就是!”

右邊的胖子警員也上前笑道:“要我說,韓大遠啊,你以後幹脆每天主動來機關大樓,給我們打十棍子也就算了,正好我們哥倆整天站在這裏,挺無趣的,你就當是來給我們出氣解悶的,這也算給你自己積德行善了,哈哈哈哈!”

“那個……”

一看到這兩個警員,韓大遠的第一反應就是想要拔腿開溜,不過當他眼神瞄到自己神邊站著的陳立鋼,心中頓時就淡定了下來,自己這幾天並沒有做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而且今天還是來找馮揚名馮大隊長的,有什麽好怕的!

於是他心中很是有底氣的上前一步,對那兩個警員拱拱手,說道:“陳爺,馮爺!我韓大遠這次來機關大樓是有正事的,二位爺瞧見了沒有,我身邊的這位先生,有事要見馮大隊長,勞煩二位給通報一聲吧!”

“嗯?你有事要見馮大隊長?”

姓陳的胖子警員上下打量了陳立鋼一番,然後才懶洋洋的說道:“好吧,剛好馮大隊長在機關大樓,還沒有出去,那你在這裏,我這就去給你通報。”

“如此甚好,那就有勞二位大哥了。”

陳立鋼微微一笑,也不多說什麽廢話,很懂人情世故的,從懷中又是掏出來兩疊厚厚的鈔票,給這兩個警員一人塞了一疊,把二人

哄的是眉開眼笑,直誇陳立鋼懂事。

要說如今這世道,爹親娘親,最後還是這金子銀子最親,像陳、馮這樣的小警員,平日裏就隻能靠著局裏每月發放的那點俸祿,以及勒索像韓大遠這樣的街頭混混,才能有錢去供自己揮霍,現在陳立鋼二話不說,上來就是一人送了一疊,這讓他們差點就沒把他當財神爺供著了,為他辦點小事,那還不是要做到最快、最好?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5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