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歡有資格趾高氣昂的人。

五天後,在伏慎原本的中,舉行了中考。

中考在之後的年代裏越來越被人重視,然而經曆過的人總會說一句‘不就那麽回事嗎’。伏慎當年中考的時候有一種要死的感覺,考哪裏哪裏都會,但是完全沒譜,算是半子。這輩子混得好了點,得到了一個類似‘特權’的好,那就是除了數學以外的科目都不用刻意關注。

說實話,伏慎平淡的日子沒有延續很久。中考時候那份和別人不同的試卷,沒有全都考完就走出了考場,那一份特別的感覺,讓伏慎突然意識到:我是一無二的。

隨即暗笑一聲,——這種沒考完試就被允許走出去的事到了二十一世紀是完全不能想象的。伏慎走出校門的時候不由得回頭看了看自己的考場,想看看張鐸是不是還坐在原本的位置,為了自己的答案絞盡腦汁,然而有一麵牆正好把他的視線擋住了。

伏慎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沉著臉,一遍一遍的默念:這輩子你再也不能浪費了。

沒什麽值得猶豫的,前世已經為了那個人浪費了一輩子,怎麽能把下輩子也搭進去?

六月的驕陽火辣辣的掛在上空,然而伏慎然沒有一絲熱感,一點汗都沒有。大概是心靜的原因。走出校門的那一刻,有輕微的風在他的臉上,溫熱的,偏偏讓伏慎有一瞬間的悲愴,幾乎軟。

試卷沒有沈昭和平常給自己出的題那麽難,所以他答得很好,甚至有把握拿分。

再過半個小時,出了考場的學生就天各一方,彼此奔向不同的命運道LU。

伏慎的步伐堅定。

沈昭和一直站在學校外不遠等著伏慎,見他已經出來,腳步踉蹌,便不催促,靜靜地等著伏慎走過來。就見他越走越快,最後幾乎是跑到自己的邊,喘息著,小聲說道:“走。”

永別了,前世。

我來了。

中考之後是一個冗長的暑假,幸而伏慎已經苦練三個月的計算能力,總算能開始著手和沈昭和學習大學數學了。

要說大學數學和高中數學就完全不一樣了,容多且深。雖然伏慎曾經學過一次,但是都已經忘記的差不多了,沈昭和的又難,於是理所應當的學的比較困難,這麽半講課半做題的,一個下午就過去了。伏慎伸了個懶腰,站起來活動一下,看看沈昭和一動不動的樣子,突然說道:“哎,沈昭和,你會不會籃球?”

被他突然問道,沈昭和有點疑,卻還是回答說:“以前上學的時候過幾次,但是不。“

“現在已經放暑假了誒。”伏慎說道,“難道除了做數學題,你就沒有其他的活動?比如球或者旅遊什麽的?”

“你想旅遊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1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