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章。

沈昭和聞道了他上的酒味兒,剛才並沒有注意到,現在卻越發的明顯起來,不知道伏慎喝了多少,因為那人的臉一點都沒有化,SILU也還很清晰,但是仔細看來,他的腳步虛軟,幾乎像是踩在棉上一樣。

沈昭和問:“……你,怎麽還喝酒了?”

原來伏慎並不是不願意張大眼睛,隻是喝的有點多,眼睛稍微腫起來了。這會兒說道:“慶功宴。”

“什麽慶功宴?”沈昭和問,“算了算了。”伸手摸了摸伏慎的頭,果真是燙的嚇人,將他扶到臥室裏,忍不住的數兩句:“你可真是的……明明還沒成年學什麽喝酒,以後見到別人也要和對方說話,聽到沒有?”

伏慎半閉著眼睛,不一會兒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喝這麽多——我想把自己趕快灌醉,然後能回來找你。”

一年的分離實在太煎熬,除去工作的時間,每分每秒都在SI念。

沈昭和用濕手巾給他擦幹淨臉和手,看他慢慢閉上了眼睛,突然不知道該去幹什麽,隻想一直陪在他的邊。

不是像電視上演的那樣,分別的時候驚心動魄,回歸的時候攝人心魂,實際上,隻有超乎平常的興奮,並不可能喪失理智。

沈昭和垂下了眼瞼,盯著伏慎看了好久,猶豫著很想抱一抱他,卻害怕伏慎被自己吵醒。

就那麽坐在邊,很久。

當天中午,久違的,兩個人坐在一起吃午飯,伏慎顯得很是激動,筷子兩次掉到地上,也不知道是為什麽。

大概到了四五點鍾的時候,本來坐在沙發上的伏慎突然站起,對沈昭和說:“我必須要出去一趟,晚上會回來吃晚飯的。”

“……”沈昭和皺眉,又點點頭,“你去。”

沒過兩個小時,那個人就回來了,但是回來的時候服穿得和出去的時候不一樣,高度符合的西裝,很像是工作服的領帶和皮鞋。

沈昭和卻再也不會覺得奇怪,他的心裏已經暗暗知道了些什麽,不全明白,也不想幹涉伏慎。

沈昭和一向有收看新聞聯播的習慣,吃完晚飯的時候正好可以開電視,看半個多小時然後去學習,但是今天伏慎卻擋住了他看向電視的視線,說:“——今天就不要看了。”

正覺得奇怪,伏慎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卻沒辦法讓電視聲,沈昭和已經聽到了主持人說話的聲音,問道:“為什麽?”

伏慎的表很複雜,卻沒說什麽,過了一會兒,從沈昭和邊移開,並排坐在他邊,沉默的開始看新聞。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4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