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扛旗子的四兄弟

我向藍頭匯報了一下大致的情況,說到當年的奇跡,又給他看了掃描的照片,他顯得非常興奮。他認同了我對報道的切入點,一定要把當年的奇跡細節還原出來。看來他還算是有點眼光的。

我跟他說,兩位采訪對象都很遠,而這個報道又會做得比較大,所以可能這一兩天裏搞不出來。本來我的意思是想讓他給我派采訪車,沒想到他拍著我的肩膀說:那多你不用管時

間,隻要把報道做深做透,不管是一個星期還是兩個星期都行,這個月你不用擔心工作量,把這個報道搞出來,稿費獎金不是問題。

於是,坐著地鐵二號線,我來到了楊鐵的家裏。

兩室一廳的屋子,老人和子女一起住,子女白天上班,好不容易有個年輕人跑上門來聊天,老人顯得相當開心。

楊鐵看上去比張輕和蘇逸才都蒼老得多,精神頭也並不算很好。

“哎呀,真是幸運啊,我還記得當年日本飛機來的時候,一大片,飛得真低啊,轟轟的聲音,那時覺得都完了,躲在屋裏不敢出去。”楊鐵說起當年的事,並沒有什麽忌諱。

“可為什麽沒炸這片房子呢?周圍的房子可都遭了殃啊。”

“周圍?我們那一片都沒炸啊?”楊鐵奇怪地問我。

我正在想這老人是不是人老了記性也差,楊鐵卻似乎反應了過來。

“你不會以為我那時就住進了‘三層樓’裏吧?”

“啊,難道不是嗎?”我意外地問。

“不是不是,我是三九年搬進去住的,三七年那場轟炸可沒碰上。不過炸完我還上那兒去看過,是挺奇怪的。”

竟然是一九三九年才搬進去的,大概就居委會的角度來看,這已經可以算是最老的居民之一了,可我想知道的,是一九三七年日軍轟炸時就在“三層樓”裏的居民啊。

“哎,看來是我搞錯了,本來還想問您老外國旗的事情呢。”我心裏鬱悶,可來一次總也不能就這麽回去吧,想想還是問些別的吧。

“外國旗?”

“是啊,聽說樓裏有人升了外國旗出去,所以日寇看見就沒炸。”我順口回答。

楊鐵的麵容忽然呆滯了一下,他腮幫上的肉抖動起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oulingqi/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