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劫煞變飛煞(2)

卓雄應了一聲,便出去挨家挨戶通知了,查文斌這布下的便是當年諸葛孔明用的七星續命燈。人本命七穴,對應七魄,構成人身內本命七星燈,欲點續命燈,當用添油法,所以他今晚是離不開了,這隻小碗的油燃燒的速度會是平常的七倍,他得盯住了不讓油幹,否則燈滅人亡!

這天才大亮,村裏的人都陸續到了胡家院子裏報道,其中有一個人特別紮眼,那便是超子。

查文斌又一次添足了油後才出來,一看全村好的勞力基本都來了,清一色的都是些青壯年。自從這幾件事情後,原本這些人裏有一部分是不信這玩意兒的現在對這位道士都是敬畏得緊,因為他做的事絕不同那些封建迷信,一招一式全都有模有樣,何老發喪第二天有一戶人家的娃娃拉肚子也被抱過來想請查文斌給瞧瞧是不是嚇著了,可查文斌卻給那婦人開了張中藥單子,一服藥劑下去,立馬藥到病除。

這就是查文斌,行道事,也行醫事,他決不會為那些是因為身體原因造成的疾病而給人家做法事,反而會推薦去醫院瞧,怕誤了治療時間。隻有那些真的是中了邪的,他才會出手相助,且分文不取。

查文斌一看人還挺多,便說道:“已經結了婚的請留在院子裏玩就行,至少得保證這裏有人氣。老村長,你每隔五分鍾進一次屋,給床下的那隻碗裏添上油,油不能溢出,也不能讓它燒空了,另外不能讓其他生人再進房門。”

剩下的一群小夥子,全都讓查文斌給領到了院子外麵,超子看上去人還很憔悴,查文斌把他拉到一邊小聲說道:“你來幹嗎啊?回去歇著去!”

“我跟你們一起去,不能因為我爹走了,就讓我散夥了吧。”超子擠出一絲笑容回道,雖然他很想用這種難看的笑容遮住自己的悲傷,但那笑得確實比哭還難看。

“你不行,按說頭七天之內,你都不能隨便進別人家。”他四下回頭看看,好在沒人注意,又說道,“要真是你去了哪家,恰好他們家出了事,就會賴到你頭上的,村裏不比你們城市,講究的地方多,該注意的地方還得注意。”

超子這人就是這樣,你越不讓他幹的,他就偏是要幹,把脖子一僵道:“那戰場上戰友被打死了,是不是全軍都得跟著後撤啊,陣地也不用守了,說到底你還是怪我前幾天衝你發的那火吧,我這不是給你賠不是來了嘛。”

查文斌知道跟他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理,但現在可沒時間來教訓這個兄弟,他得忙著去辦事兒:“我沒那麽小心眼,你先聽我的,回屋裏待著去,頭七天案子上的香不能斷,別人上的都不算數,得你自己上2,你爹才能收得到。先回去,我一會兒也就回來了,他這弄不好真要出人命的。”這句話,其實也是半嚇唬的,還真沒這一說,查文斌一時沒轍,隻好拿何老來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