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劫煞變飛煞(2)

卓雄應了一聲,便出去挨家挨戶通知了,查文斌這布下的便是當年諸葛孔明用的七星續命燈。人本命七穴,對應七魄,構成人身內本命七星燈,欲點續命燈,當用添油法,所以他今晚是離不開了,這隻小碗的油燃燒的速度會是平常的七倍,他得盯住了不讓油幹,否則燈滅人亡!

這天才大亮,村裏的人都陸續到了胡家院子裏報道,其中有一個人特別紮眼,那便是超子。

查文斌又一次添足了油後才出來,一看全村好的勞力基本都來了,清一色的都是些青壯年。自從這幾件事情後,原本這些人裏有一部分是不信這玩意兒的現在對這位道士都是敬畏得緊,因為他做的事絕不同那些封建迷信,一招一式全都有模有樣,何老發喪第二天有一戶人家的娃娃拉肚子也被抱過來想請查文斌給瞧瞧是不是嚇著了,可查文斌卻給那婦人開了張中藥單子,一服藥劑下去,立馬藥到病除。

這就是查文斌,行道事,也行醫事,他決不會為那些是因為身體原因造成的疾病而給人家做法事,反而會推薦去醫院瞧,怕誤了治療時間。隻有那些真的是中了邪的,他才會出手相助,且分文不取。

查文斌一看人還挺多,便說道:“已經結了婚的請留在院子裏玩就行,至少得保證這裏有人氣。老村長,你每隔五分鍾進一次屋,給床下的那隻碗裏添上油,油不能溢出,也不能讓它燒空了,另外不能讓其他生人再進房門。”

剩下的一群小夥子,全都讓查文斌給領到了院子外麵,超子看上去人還很憔悴,查文斌把他拉到一邊小聲說道:“你來幹嗎啊?回去歇著去!”

“我跟你們一起去,不能因為我爹走了,就讓我散夥了吧。”超子擠出一絲笑容回道,雖然他很想用這種難看的笑容遮住自己的悲傷,但那笑得確實比哭還難看。

“你不行,按說頭七天之內,你都不能隨便進別人家。”他四下回頭看看,好在沒人注意,又說道,“要真是你去了哪家,恰好他們家出了事,就會賴到你頭上的,村裏不比你們城市,講究的地方多,該注意的地方還得注意。”

超子這人就是這樣,你越不讓他幹的,他就偏是要幹,把脖子一僵道:“那戰場上戰友被打死了,是不是全軍都得跟著後撤啊,陣地也不用守了,說到底你還是怪我前幾天衝你發的那火吧,我這不是給你賠不是來了嘛。”

查文斌知道跟他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理,但現在可沒時間來教訓這個兄弟,他得忙著去辦事兒:“我沒那麽小心眼,你先聽我的,回屋裏待著去,頭七天案子上的香不能斷,別人上的都不算數,得你自己上2,你爹才能收得到。先回去,我一會兒也就回來了,他這弄不好真要出人命的。”這句話,其實也是半嚇唬的,還真沒這一說,查文斌一時沒轍,隻好拿何老來說事。

不過這話果真管用,超子隻能悻悻作罷,耷拉著腦袋回去給何老的靈位上香去了。

剩餘的那撥小夥子,都是二十歲左右的,血氣方剛,一個個天不怕地不怕,聽說要跟著道士去捉鬼,都興奮得不得了,想去瞧個新鮮。

這會兒,查文斌的身邊還多了一個夥伴,那就是黑子。

自從他去了省城,黑子就被托付到外婆家了,也就是重新交還給了小舅舅。昨晚,查文斌又讓卓雄連夜去了外婆家,用挎子把黑子給運回來了。

查文斌打開一塊用紅綢子包裹著的包袱,裏麵裝的就是昨晚被扔進來的骨頭,讓黑子嗅了嗅,黑子立馬朝著遠處那座獅子山狂叫,兩條粗壯的大腿都要把地上蹬出一個坑來。

“那叫什麽山?”查文斌向村長問道。

“獅子山,當年胡長子他爹就是被他親爺爺一槍在山頂給打死了,都說那山邪乎,我們也隻是在山腳活動活動,上麵老樹參天的,根本沒人敢去。對了,胡長子去送信,就是翻過這座山的,那戶人家在山那頭。喲,我得進去添油了,等我出來再跟你說,那山確實有點兒邪乎。”老村長說完,趕緊就進去了,等他再出來的時候,查文斌已經帶著那群後生走了,其實他想說的是當年去打獵的,他也是其中之一。

留下他去添油,那是有原因的。七星續命見不得生人,當晚是老村長先去的,所以他的氣息還留在那房間裏。若最佳人選那肯定橫肉臉和鐵牛,但這兩人五大三粗的,查文斌怕他們都幹不好這細致的活兒,還不如帶在身邊放心。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1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