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後涼風一陣,刺骨的疼痛便傳來,不用回頭,薛翎櫻也知道,自己的背後一定是血肉模糊了,可是這個時候薛翎櫻不能放鬆,調轉身子,手中的短多已經送出,攔下了君辰崖想要繼續進攻的手,在他的手臂上劃出了一道血痕。

“辰逸。”身後一道低呼,知道君辰逸已經安全的被來人接下,薛翎櫻便也安心準備對抗君辰崖,可他卻收了招式,靜靜的看著自己。

薛翎櫻回頭,才看見來人,一襲龍袍在身,來人正是皇帝本人,薛翎櫻長歎一口氣,終於算是安全了。

“參見皇上。”薛翎櫻低頭叩禮,眼神卻一直停留在君辰逸身上,而他正斜斜的被皇帝身邊的太監扶著。

薛翎櫻有些放心不下,準備上前接過君辰逸的身子,耳邊一陣涼風,不知何處射出的短劍直直的往君辰逸身上飛去。

“小心!”薛翎櫻一躍伸手想要攔下飛來的短劍,可劍速太快,薛翎櫻隻能夠到劍尾,抓下了一道流蘇,而整個劍身卻沒入了君辰逸的身子。

君辰逸被短劍擊中,身子往後仰去,原本扶著他的太監吃力不穩,隨著他往後倒去,隻聽砰的一聲,二人倒落在地。

薛翎櫻顧不得其他,快步衝了上去,扶起了君辰逸的身子,可是血卻慢慢流出,渲染紅了他原本白色的內衣。

“皇弟。”皇帝皺著眉頭上前,蹲在了君辰逸的身邊,“傳太醫。”

薛翎櫻按住君辰逸受傷的腹部,希望能止住血往外流,可是那紅色血卻順著她的指縫流出,薛翎櫻換亂了,扯下繡裙按住了傷口,可是血還是繼續流出,染紅了鵝黃色的繡裙。

“櫻兒......”是君辰逸的聲音,輕輕的,淡淡的,好似天邊傳來。

“你不要說話。”薛翎櫻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心中的悲傷慢慢蔓延開來,第一次,薛翎櫻寧願自己能替他受傷。

“櫻兒.....沒用的。”君辰逸還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薛翎櫻,眼中滿是不舍。

“皇上,臣救駕來遲,讓皇上受驚了。”身後是君辰崖的聲音,聽起來驕傲而冰冷。

薛翎櫻聽到他冰冷的聲音,心中的恨意越發的濃烈,可是現在沒有什麽比君辰逸更重要,薛翎櫻小心的將君辰逸摟在懷中,頭慢慢的低下,貼在他的脖頸處,“辰逸,說好的,出去補我一個婚禮,你忘了?”

“咳咳......”君辰逸想要開口說什麽,一張嘴卻隻是咳嗽,血順著嘴角留下,刺傷了薛翎櫻的眼睛,“櫻兒,對......對不起。”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要你好起來。”薛翎櫻嚼著淚,視線模糊,她慌忙用手擦了一把,血在她的臉上滑過,可她卻並不在意。

“皇兄......”君辰逸的視線越過薛翎櫻,往君辰風身上望去。

“辰逸,我在。”皇帝上前一步,握上了君辰逸伸出的手。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0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