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的時候,君辰逸已經落在了地上,而現在落下的地方正是宣王府的落華閣,也就是薛翎櫻的住處,此刻落華閣一個人都沒有,這讓薛翎櫻心裏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薛翎櫻大口喘了一口粗氣,忽然嗅到那絲淡淡竹青清香和帶有溫度的觸感,猛地意識到了什麽立馬鬆開自己拽著的衣襟,忙往後退了一步,麵色難看的結巴的開口:“謝謝你送我回府,現在你……你也趕緊,趕緊離開吧!”

對於現在的薛翎櫻而言,應該是最窘迫的一次,拘謹的退到了一邊,根本不敢再看君辰逸一眼,整個心撲通撲通直跳,許久她都沒有這般的隨意過,而且她連麵前這個人名字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這般的信任她,真是……真是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麽回事了。

不過忽然薛翎櫻想到了什麽,眉頭緊擰,被人跟蹤毫不自知?這是剛才麵前這個人告訴自己的!到底是誰在跟蹤她?是君若寒?不對,他已經答允了自己撤回自己的人監視自己,那麽誰又會監視自己?

等等……忽然薛翎櫻腦海裏麵閃過一張麵孔,麵色一沉,好個伍姨娘居然派人打聽她的底細,若是自己今天沒有遇到對麵的這個人,豈不是就被她知道了自己是宣王府的人?這要是傳出去了還得了!更何況自己還被蒙在鼓裏,就這麽沙拉吧唧的被人賣了!

越想薛翎櫻越生氣,不悅的懊惱從眼底閃過,再抬起頭看向君辰逸,說道:“今日謝謝你幫我拜托了跟蹤我的人,現在我已經知道是誰在跟蹤我,謝謝你的好意送我回來。”

君辰逸剛才看著薛翎櫻所有表情的變化覺得不由的滑稽,好像現在的薛翎櫻比以前更有趣了,以前就是一個大家閨秀絲毫沒有一絲的動容,說話做事都是循規蹈矩,而現在的薛翎櫻好像更有了一絲的魄力,說話做事好似變了一個人似的,不過這樣的薛翎櫻才感覺更有感情,也更有趣了一些。

不過現在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沒有是時間再逗玩她,剛才他已經猜到了薛翎櫻定是偷溜出來,這天已經快黑盡了,薛翎櫻還沒有回府想來是給忘了,所以順帶把她送回了府。

“薛翎櫻,今日我還有事,便先走了。”說完君辰逸嘴角勾起了一絲輕笑,“還有薛翎櫻,能不能下一次別讓我再聽到你說謝謝?”

說完君辰逸便轉身飛身而去,留下一臉錯愕的薛翎櫻,她腦子裏麵閃過什麽,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握了握拳頭再轉身推門進屋,卻見屋內似乎也沒有人,不由得詫異,摸著黑想要走到一邊點燈,卻不想忽然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

“世子妃出去了多久了?現在才回來?”

話音剛落,房間一下子通明,隻見君若寒正襟危坐的坐在上方,一臉怒色的看著她,讓她也是一驚,而一邊的月影正虛弱的趴在地上,似乎是受了罰!

這讓薛翎櫻的眸子冷了幾分,也不管君若寒蹲了下來,撫摸了滿頭大汗的月影,眸中一痛,開口說道:“讓你伺候我,終究是苦了你。卻不想今日害你如此至深!是薛翎櫻的罪過!”

這話一出,讓在場的下人嚇得全部都跪了下來,一個個惶恐的樣子,而君若寒臉色更是難看,緊捏著拳頭看著那抹單薄的身影,剛才她一進來就好似無視自己一般,現在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隻為了一個丫頭,而且反射出來好似是在說自己罪孽深重一般!

今日君若寒突然想要過來跟她談一談讓薛翎瑤進門一事,卻不想過來被月影擋在門外,胡說了一通讓他心生疑惑,直接踹門而入卻見房間一個人都沒有,此刻才明白薛翎瑤偷溜出府,這讓他不由得震怒!

而且天已經漸黑,還不見薛翎櫻的蹤影,讓君若寒不由得居然生起一絲擔憂,現在薛翎櫻站在了自己的麵前,每一個舉措似乎都像沒事人一般,又這般的無視自己的存在,怎麽能夠讓君若寒不震怒?

“薛翎櫻!”君若寒厲聲怒喝,一把拽起了地上蹲著的薛翎櫻,整張臉陰沉到底,讓在場的下人們更是低下了頭,不敢喘一口大氣,緊接著便聽到君若寒的下一句話,“全部都滾出去!”

這話一出,那些那人連忙上前拖走了月影,再一一的躍出了門,一個二個都不敢抬頭看那兩位主子,今日世子妃偷溜出府的事情的確太過嚴重,世子爺震怒也是必然的事,隻是可惜了月影無辜受罰!

薛翎櫻看著這樣的君若寒,近在咫尺的臉讓她心裏多了一絲的厭惡,一把撥開了他拽著自己的手,不為所動的坐在了一邊倒了一杯涼茶喝了一口,雲淡風輕的開口說道:“世子爺,您忘了昨晚我們所簽訂的協議了嗎?第一,自簽訂條約之後,君若寒不得再管束薛翎櫻,也不再過問薛翎櫻做的任何事情!第二,君若寒收回對薛翎櫻的一切監視,給薛翎櫻自由。第三,若有一天薛翎櫻向君若寒提出和離,君若寒必須無條件的答應!世子爺,這些話你都忘了?薛翎櫻不介意再提醒世子爺一次!”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