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走了家傳銀針,想要賣掉帶著姐姐遠走,可是連著叫賣了三天,卻隻有地痞流氓來搗亂,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孤零零的窩在橋洞下麵,看著腳邊的急流,恨不得一步邁進去了卻自己,沒想到姐姐拉住了,我衝姐姐發脾氣,叫她離開青樓,可是姐姐卻道天下之大,已無她容身之地,我氣憤,我無奈,隻能抱著姐姐哭,就是那個時候,遇到了橋上而過的師父。”蕭子乾哽咽著聲音慢慢的繼續說道,“之後我卻猶如落水之人見到了浮木一般,雀躍的跟隨師父上了岐山,一走七年,之間姐姐來看過我三回,我都不願意見她,好像隻要見到她,我那悲慘的記憶便會一直跟隨著我,等我學成下山,想要接姐姐出青樓的時候,才發現那座青樓不知在什麽時候,已經變成了廢墟,而我的姐姐,也消失在那片廢墟之中。”

薛翎櫻靜靜的聽著,這個時候做個安靜的傾聽者,便是對蕭子乾最大的幫助。

“你沒找她?”見蕭子乾不再繼續,薛翎櫻知道他的故事結束了,便小心的問道,一個人不會平白的消失。

“找了,我找了正正三年,卻依舊沒有姐姐的消息,當地的人說青樓是夜降大火燒光的,據說無一生還,但還有人說,是一個女子故意點的火,熊熊烈火中還能聽見她的笑聲,可是不管是哪種,姐姐終究是消失了。”蕭子乾直直的看著遠方,眼神中淡淡的傷感,“第一眼看見你,你靜靜的躺在那裏,像極了我姐姐,其實就算辰逸不說,我也會想盡辦法救你,或許冥冥之中,上天讓我遇見你,將對姐姐的虧欠彌補在你身上。”蕭子乾轉過身子,直直的看著薛翎櫻。

“所以?就算我有再過分的要求,你也會答應?”薛翎櫻微微皺眉,從不相信有人會這般不可理喻,明明就是兩個不相幹的人,就算他對自己再好,他的姐姐也不會知道,也感受不到。

“對,就算你說你要離開辰逸,跟我走,我寧願負辰逸也會隨了你的願。”蕭子乾直直的看著薛翎櫻,眼神中帶著堅定。

薛翎櫻卻搖了搖頭,“我不是你姐姐,你也不用為了我負君辰逸,我更不會跟你走。”

“我知道。”蕭子乾帶著苦笑,“是你自己沒有發現,你望向辰逸的眼神,濃鬱的暗戀是裝不出來的,雖然你有意疏遠他,但是眼神的還是不自覺望向他,可是他卻沒有發現,嗬嗬。”

“嗬嗬。”薛翎櫻也跟著苦笑,“他隻一心注意我忘了他這一件事,哪裏還顧得上其他。”

“是啊,關心則亂,他太怕失去,所以沒有注意到你在騙他。”蕭子乾帶著似有似無的笑意看著遠遠天邊,“你準備瞞他到什麽時候?”

“不知道,隻是沒有合適的時機告訴他。”薛翎櫻順著蕭子乾的眼神望過去,隻見遠遠的天邊,一道翠綠的地平線,那裏就是他們的終點,岐山鬼穀。

到達岐山腳下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蕭子乾建議在山下休息一晚,再加上君辰逸還沒有蘇醒,這個時候上山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篝火正旺,火上烤著薛翎櫻用匕首獵來的野雞,隱隱能聽見山間的狼嚎,看來沒有連夜上山時對的。

“你放心,山中的狼不會過來。”聽到狼嚎,蕭子乾微微皺眉,出言安慰道。

“你認識他們?”薛翎櫻無意的問道,純屬是現代電影看得,總覺得久居山中的人,已經和動物融為一體了。

蕭子乾並沒有接話,而是摘下一片樹葉,優雅而婉轉的聲音便傳了出去,不過一會,狼嚎越來越遠,漸漸的聽不見了。

薛翎櫻微皺下眉頭,再看一眼蕭子乾,看來自己方才無意間說對了,正要開口再問一句的時候,聽見馬車內有動靜,似乎是君辰逸醒了。

薛翎櫻急忙奔向馬車,不等她掀開簾子,簾子被君辰逸從裏麵掀開來,一雙寫滿憂慮的眼眸與薛翎櫻正好對上。

“你......”薛翎櫻開口。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2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