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平聽到陳欣怡的話之後,便是一愣,瞥了一眼一邊站著的君若寒,終於迎上了一個小臉,低身說道:“世子爺來了,那塊隨老夫一道進去吧!”

說著薛平便拉著薛翎櫻快速的朝著屋子裏麵走去,薛平回過頭看著表情各一的三個人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便回過頭跟著薛平進了屋子。

而一直站在一邊的薛翎瑤見狀,雙手緊緊的握著拳頭,薄唇緊抿著,瞪著薛翎櫻的背影,走到了君若寒的身邊,想說什麽,卻見君若寒眉頭緊擰的看著她搖了搖頭,便大步走進了薛府。

這更讓薛翎瑤臉色大變,跺了跺腳也跟了上去!若不是這一次君若寒早告訴她今日要過來薛府商量迎娶她一事,她才不會這般的隱忍著,剛才薛翎櫻眼裏麵的諷刺,她清晰可見,可自己的爹爹卻好似無視自己的存在一般,隻是嗬護著薛翎瑤,這讓她如何的不氣呢?

而在另一邊,走近薛府的薛翎櫻看著這似曾相識的家,心裏多了一絲的歡喜,不過剛才她也算是第一次見到薛翎瑤,的確是那種嬌柔的女孩子,難怪惹得人的憐愛。

雖然在薛府,薛平對薛翎櫻很是寵愛,但是對薛翎瑤也差不了哪裏去!當初薛翎櫻的娘親生下她便難產而死,而過了三年薛平才娶了續弦,緊接著薛翎瑤的出生,但是薛平當初娶續弦不過是為了給薛家留後,對陳欣怡並沒有多少的感情,自然他也不會對薛翎瑤過多的上心。

想到這些,薛翎櫻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的輕笑,看著華麗的大廳,雖然每一件東西都很名貴,但卻不俗氣,難怪薛平難夠教導處薛翎櫻這個善良又高貴的女兒。

“櫻兒,你的屋子我已經讓下人們收拾好了,這一次你好不容易回來,你可得住幾天才走!”薛平樂嗬嗬的開口,根本無視掉後麵進來的君若寒,隻是緊緊的拉著自己女兒的小手。

之前他聽到了自己在宣王府的探子來報,說是薛翎櫻在府上過的並不如意,其實當初薛平是不願意自己的寶貝女兒嫁入宣王府,當時宣王早已經有意讓自己的兒子君若寒和他的寶貝女兒聯姻,隻是自己不願意犧牲掉自己寶貝女兒的幸福!

隻是去千算不如萬算,自己的寶貝女兒居然提出要嫁給君若寒,無可奈何,又看著君若寒對薛翎櫻不錯的份上,他才忍痛應下了這門親事,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君若寒居然演了這麽一出好戲!

可是現在木已成舟,薛平已經不能怎麽樣了,也隻能和宣王府的再繼續演戲演下去。

“爹爹,這次我來不會常住的,這一切還得看世子爺來說不是嗎?”說著薛平會國土看向臉色不是很好的君若寒,笑撚如花的開口問道,“世子爺,你說是嗎?”

君若寒嘴角勾起了一絲輕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其實今天我們過來是想要和嶽父大人商量一件事的。”

“對,爹爹,今日我們是來為一門親事而來的。”薛翎櫻的嘴角也勾起了一絲輕笑,隻是眼裏麵帶依舊泛著不屑一顧,搖著身姿慢慢的走到了君若寒的身邊,用兩個人才能聽得到的聲音,低聲說道,“君若寒,要我應下這門親事也行,若是有一天我讓你寫下休書,你定要應了我!否則就算今日薛翎瑤能夠入了宣王府,我也會讓她掃地出門!”

說完薛翎瑤的笑意更深了幾分,一隻手挽住了君若寒的胳膊,再回過頭看向麵色似乎帶著一絲欣喜的薛翎瑤。

“好!我答應你!”

君若寒萬萬沒有想到薛翎櫻居然要的條件是要自己給她一封休書,這對他而言是巴不得的事情,既然她能夠幫助自己娶到薛翎瑤,他又有什麽不能答應她的呢?

隻是不知道為什麽他的心裏麵生起了一絲淡淡的陰鬱,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總覺得這一次好似是自己被薛翎櫻給一腳踢開了?!

“親事?”薛平疑惑的問道,下意識的看向了一邊拘謹站著的薛翎瑤,眼裏麵多了一絲的淩厲。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