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昊天聽到白夕歌這麽一說,也是微微一愣,以往他和別的女人上床前他都是先洗澡,然後再讓那女人洗幹淨了他才肯碰她,可如今他卻這般的猴急的想要她!

袁昊天站了起來,神色有些怪異,至少在白夕歌眼裏是這樣,直到麵前的人無聲無息的走進了浴室,白夕歌才鬆了一口氣,悄悄的走到了浴室邊看著裏麵的影子嘴角勾起了一絲的冷笑,再偷偷的走到門邊反鎖了。

“夕歌。事成之後從窗戶口出來,我在下麵接應你!”

白夕歌深吸了一口氣,眸中泛起了一絲的冰冷,從靴子裏麵掏出了一把迷離手槍,慢步的走到了浴室旁邊,心裏默默的輸了一二三,立馬打開了浴室門,“砰”的一槍擊中了袁昊天的胸口,而袁昊天一臉的詫異與不置信,沒有去拿僅離自己幾厘米的手槍,而是捂住了胸口,眸中一痛,“沒想到是你殺了我。”

白夕歌耳朵一側聽到了撞門聲,心下一驚立馬轉身跑了出去,忽視掉袁昊天眼裏的那一抹眷戀,打開了窗子,順著那根水管爬了下去!

就在她剛落地的那一刻,一槍打在了她的腳邊,讓她心裏一驚,抬眼看向窗戶上的保鏢,奮力的打開了一邊的車門坐了進去!

“快走!”白夕歌悶哼了一聲,大聲的吼道。

藍楓自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踩到底了油門,開口說道:“隻要開出這個轉角,咱們就安全了!夕歌,我們一定會安全的!”

白夕歌應了一聲,回過頭看著開著車追出來的人,心裏不由得驚慌,可忽然她抬頭看向了一絲紅點射在了藍楓的頭,還來不及反應什麽,她奮力的推開了藍楓,一聲悶哼,一槍擊中了她的胸口,很疼,真的很疼。

“夕歌!”藍楓的眼裏帶著驚恐,絲毫不敢有一點的怠慢,猛地踩了油門轉彎過去,一隻手緊拽著白夕歌的手,隻見白夕歌的臉色變得蒼白,鮮血染透了她的衣服,隻因為她的衣服一身黑,所以看不出來。

因為組織的安排,他們很快的逃出了那些人的追捕中,藍楓穩當的把車停在了他們所住的地方,快速的打開了車門把白夕歌給抱了出來,快速的走了進去。

“夕歌,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藍楓雖然話這麽說,眼淚卻一直不停的滾落了下來,看得白夕歌心裏也是一疼。

她看著藍楓忙前忙後的,心裏一暖,想要開口說什麽,卻是一股鮮血湧了出來,她輕咳了一聲,低喃:“楓……楓……”

藍楓聽到白夕歌這麽一說話,心裏一痛,立馬上前捉住了白夕歌的手,依著一個暗殺者的判斷,白夕歌根本就已經沒救了,擊中的是心髒,必死無疑!

“沒,沒用的!楓!”

白夕歌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虛弱,仿若下一刻就要斷氣一般,讓藍楓的臉色大變,緊緊的拽著白夕歌的手,急切的開口道:“夕歌,沒事的,別擔心!沒事的啊?我已經給組織那邊聯係了,說已經派了醫生過來!你別怕,好嘛?我們還要在一起生活的,你忘了嗎?”

白夕歌聽到這些話,眼淚一下子又滾落了下來,微眯著眼看著藍楓的臉,緩緩的伸出手摸向了藍楓的臉,努力的扯出了一抹笑意,開口道:“不……楓。別傻了……別……你替我好好……好好生活……”

作為一個暗殺者受傷了都是自理,組織那邊一般不會在當天派出醫生救援,藍楓一定是傻了才會這麽安慰她,不是嗎?

“不!夕歌,是你要好好地活著,我們在一起好好地生活……”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