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兒,我好想你……”

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了那過路女子的耳朵裏麵,讓她心裏一驚,緊接著便聽到一陣的嬉笑聲,猛地按住了心口按捺的衝動,悄悄的繞到了假山背後,探出了小腦袋。

“哼,還說想人家,那你怎麽還不把人家娶回家?我的好姐夫!”男子懷裏的女子嘟著一張小嘴不悅的開口。

“瑤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你那姐姐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歡!而且成親這麽久以來,我更是碰都不曾碰她一下!何況你知道我娶她不過是要你父親對我財力方麵的支持?瑤兒,你知道,從始至終,我是愛你的。”說罷那男子便吻住了他懷裏小女人的殷桃小嘴。

這一幕看得女子心好似被插了千刀萬箭,讓她不能呼吸一般的難受,此刻她的臉上已經滿麵淚水,她悄悄的退了出去,握緊了拳頭。

成親這麽久以來,她一直以為是自己做了什麽讓自己的夫君不悅,卻不想今天知道的真相居然是這樣!自己的夫君居然為了父親的財力娶了自己,甚至還和自己的親妹妹勾搭在一起!這怎麽能夠讓她接受?

她多想衝上去質問他們,但是她不敢,何況,現在丟臉的也是她,她又能做什麽?是她看走眼,才會聽信那個人的話,現在覆水難收,自己不過是一個被利用的可憐人,又有什麽資格去質問什麽?

女子搖搖晃晃的走到了池邊,看著倒影中的自己扭扭曲曲,仿佛在嘲笑自己一般,讓她的心更是酸澀,與其這般屈辱的活著,倒不如一了百了!

女子這樣想著,便縱身一躍,撲通一聲便落入了荷花池中,冷水淹沒了她的頭頂,讓她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淚水和池水混合在了一起,但是她的心更冷,冷到她沒了知覺……

回憶襲入了白夕歌的腦子裏麵,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腦子裏麵出現的東西,更沒有想到她居然沒有死,反而還安然無恙的活了下來,甚至她居然狗血的穿越了!

如果不是她穿著古代的衣服,如果不是她看到這古色古香的房間,還有銅鏡中那陌生的模樣,她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居然穿越了!

興許她命不該絕吧,所以上天才把她安排到了這裏!隻是這個身子的主人,好似在受過許多的委屈,她清楚的記得她腦子裏麵的每一件事情,甚至那種委屈的感受她都曆曆在目,好似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一般!

而那兩個婢女見狀,以為他們的世子妃怎麽了,嚇得忙後退了一步,快速的跑了出去,白夕歌見狀想開口叫住他們,卻不想自己因為太久的昏迷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便走到了圓桌邊為自己倒了一杯水,猛地喝一口,卻不想一下子給嗆住了,猛地咳嗽了幾聲!

卻不想忽然一陣腳步聲襲來,讓她猛然一震,抬起頭便看著一個身著華麗錦服的男子陰沉著臉走了進來,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那人便一把揪住了她扔在了**!

“薛翎櫻,你不要命了?”

君若寒本來和薛翎瑤在一起膩歪,卻不想聽到下人來報說薛翎櫻給瘋了,驚得他趕緊趕了過來,卻看到薛翎櫻正若無其事的站在桌邊喝水,隻是光著腳丫,讓他心裏不由得動怒,這個女人果然很會給他挑事!

白夕歌被君若寒這麽一吼,嚇得整個人都呆掉了,想來是因為剛才被君若寒這麽狠狠一扔,碰著了她之前落入池中被亂石咯著了的傷口,讓她不由得悶哼了一聲,撐著手坐了起來冷冷的看著麵前的君若寒。

如果她沒有記錯,這應該就是利用這具身子原主人的那個渣男!想到這,白夕歌的嘴角勾起了一絲諷刺的笑意,這個男人又有什麽資格衝著她大吼大叫,不忠的人是他,還這麽的理直氣壯的人她還是第一次見。

從來沒有見過薛翎櫻這種神色的君若寒微愣,隻是下一刻便恢複了往常,眼中的厭惡分毫未減,冷哼道:“薛翎櫻,你以為你做了這麽多,就能夠得到我的一絲的憐愛?那我想,你錯了!像你這種女人,我根本就不屑!”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