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請講,月影定會一一實問實答!”

月影心裏此刻忐忑極了,真怕這世子妃問了什麽過於刁鑽的問題,她哪裏招架的得住呢?雖說她從世子妃進府就伺候她,但是世子妃這人太過清高,他們這些婢女生怕惹著了世子妃,自是不敢靠近。

雖然他們的心裏都很憐憫這世子妃,但是各自有各自的命,由不得她去過多的憐憫。

“你也無需太過緊張。”薛翎櫻自是一眼就看出來了月影的忐忑,心裏不由得嗤笑,這古代的丫頭就是好哄騙,真的都以為主子是猛虎水獸,會把她給吃了不成?

“奴婢……奴婢不緊張。”月影說完這話更是低下了頭,雙手緊張到的拽住了衣擺,等待著薛翎櫻的問話,

對於薛翎櫻而言,自是不會再去勉強什麽,想了想開口問道:“這個府上,除了我,世子,還有誰?王爺?”

既是君若寒被封為世子,肯定還會有王爺。

月影有些詫異的抬起頭看向薛翎櫻,這個問題也太過……太過簡單的吧?莫分不是世子妃的腦子真的給摔壞了?所以才會問這樣的問題。

月影想了想搖了搖頭,吞了吞口水,露出一絲笑意開口道:“這本就是宣王府,王爺他一直都住在前院,不管這後院的事。”

薛翎櫻聽到這麽一說,點了點頭,猶豫了片刻,才開口問道:“那這宣王膝下隻有世子一人?”

“嗯,世子是獨子,所以宣王格外的看重世子,對世子要求十分的嚴格!其實世子……”說到後麵月影一下子捂住了嘴,害怕自己胡說了什麽,尷尬了一笑。

畢竟那是宣王府的私事,輪不到他們當下人的來嚼舌根不是?若是這些話被傳入了世子和王爺的耳中,她一定吃不了兜著走!

薛翎櫻見月影欲言又止,自是明白了什麽,想來這宣王和世子的關係不是那般的好,一個嚴父,一個太過自以為的兒子,想來相處也是一般,算不了好。

更何況,這是出生於皇家的人,自是更不一般的“好”。

薛翎櫻的嘴角泛起了一絲微冷,再看向月影的時候,開口問道:“恐怕你知道世子和我妹妹薛翎瑤之間……”

“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月影還沒有等薛翎櫻開口問完,便自先告了罪,忙在地上磕頭,嘴裏不停地告罪,看得薛翎櫻也很頭疼,扶額沉默了片刻,開口道:“好了,你知道什麽盡管告訴我,你若是隱瞞,我便治了你的罪!”

對於古代的這些手段,薛翎櫻也會,隻是她沒有想到這一手會用在了一個單純的丫頭身上,讓她心裏不禁有些別扭,但是她若不這樣說,月影肯定還是什麽都不會說。

縱然那件事情已經是眾所皆知的“秘密”,但是畢竟也是世子的私事,作為下人他們不敢多說什麽,而且這應該也是君若寒吩咐下來的事情,否則薛翎櫻本人怎會不知君若寒和薛翎瑤之間的勾當?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