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辰逸心裏倒的卻是有些過意不去,本來就想著來陪著薛翎櫻出來逛逛,隻是這件事情不管也是不行。

見君辰逸這一遲疑,薛翎櫻卻是無奈的說道:“難道你還怕我丟了不成麽?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好吧,你自己小心。”君辰逸吩咐了幾句,又交代了掌櫃的今天買的東西,去安王府結賬就是了。

掌櫃的這才知道原來是王爺,哪裏會說個不字,忙是點頭哈腰的答應了。知道了君辰逸的身份,對還在店裏的薛翎櫻自然是更加的客氣了,之後又是拿出了幾件珍品讓薛翎櫻看看。

隻是君辰逸一走,薛翎櫻倒是沒了什麽興致,東西倒是都不錯,隻是在薛翎櫻一個人就這麽逛著,隻是覺得沒勁。

現在的情形,倒是讓薛翎櫻想起在現代的話,男人摔下行用卡走了,女人開開心心的買著東西。薛翎櫻以前倒是不羨慕,現在倒是覺得女人想開,或許也就過的開心了。

如果生活的環境簡單,女子單純一點也並不是壞事,隻是自己做不到,在麵對任何一件事情的時候,很多時候會想到下一步該怎麽辦,雖然生活的謹慎,隻是這樣的日過過管了,倒是覺得有些累了。

比起前世的刀槍劍影,現在的壞境也好不了多少,薛翎櫻做不到,雖然很羨慕,但是依然做不到。

不知不覺歎了口氣,對這七寶齋裏的東西,實在是提不起什麽勁來。

薛翎櫻笑著對掌櫃的說道:“掌櫃的不用再麻煩了,這裏的東西很好,隻是我有些累了。”

這意思就是想要離開了,雖說之後沒有買什麽東西,隻是那二件頭麵的價格不低,這安王甚至連價格都沒有問,自然也不會壓價了,現在伺候的好一些,以後也好再做生意。

掌櫃的臉色不變,依舊是殷勤的送了薛翎櫻出了門,“夫人慢走,東西已經準備好了,馬上就會送到安王府的。”

“有勞了。”薛翎櫻輕輕地點了點頭,便是上了安王的馬車。

隨著簾子落下,麵對安王府的下人也好,麵對巴結自己的七寶齋掌櫃的也好,薛翎櫻既沒有表現的不知所措,也沒有沾沾自喜,所有的舉動都散發著大家氣度,真是看不出一絲的忸怩作態。

站在店門口的七寶齋門口的掌櫃,這些年見過大戶人家的小姐也是不少,隻是對著薛翎櫻這樣的女子,也不免高看了幾眼。

雖說不知道薛翎櫻的身份,隻聽說過安王尚未娶妻,薛翎櫻不知嫡妃,還是妾氏,就是光憑著一身的氣度,還有安王對薛翎櫻的態度,想來以後的日子也是極為尊貴的。

薛翎櫻也沒有在意別人是怎麽看她的,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馬車中,比起剛才來的時候是二個人,現在卻是薛翎櫻一個人走在馬車裏,薛翎櫻心裏居然有了一絲低落。

薛翎櫻搖了搖頭,難道自己是瘋了麽,君辰逸不過是有事離開了而已,自己居然會有這麽大的反應?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雖然君辰逸幫了自己很多,可是他依舊是皇家的男人,比起君若寒那毫不掩飾的作風,這君辰逸更知道怎麽掩飾自己,看起來是一個無害而又俊朗的男子,隻是越是這樣,隻能說明君辰逸更有心計。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6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