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辰逸這邊已是派了人在四處的尋找,隻是私下裏尋找,到底有所束縛,為了估計薛翎櫻的名聲,既要找到人,又要不引起注意,壓力自然不小,隻是君辰逸不惜暗中動用暗夜門的勢力,自然是方便很多。

平時這君辰逸看起來不過是一個翩翩美男子,相貌英俊不說,剛接觸時還能給恩一種如沐春風的錯覺,自然會讓人放鬆了警惕,隻是偏偏是這樣的一個男子,手中握著的權利已是不容小覷,他真的想要找一個人的話,隻怕如論如何都是可以找到的。

君辰逸對薛翎櫻的在意,不要說他身邊,跟了他這麽多年的手下了,就是他自己也有些驚訝,不知道什麽時候,這個女人居然對君辰逸有這樣大的影響力。

第一次見麵時,自己陷入窺鏡,可是她一個女子居然會出手相救,更何況她的身份居然是青樓的花魁。君辰逸的心中不是說看不上這樣的女人,青樓中的奇女子多的是,隻是這樣的女子往往心裏會有幾分不如人的惆悵,可是薛翎櫻卻是沒有,坦坦****的,令君吃呢一記憶深刻。

之後呢,君辰逸有了些恍惚,自後在她翩翩起舞時,那樣柔美的女子居然可以舞出如此動人心弦的舞蹈,隨著她的每一個動作,君辰逸都控製不住的被眼前的女子所深深的吸引,原本不願意多事,隻是看著君若寒在連連的出價,君辰逸看的出來他眼前的額女子是不願意的。

就是因為她眼中的不願意,他堅決的不想讓這樣的女子落在君若寒的手裏,他應該是屬於自己的,應該是自己的女人。

也許就是那一刻開始君辰逸是真的心動了,心心念念的記掛著那個女子,恨不得時時見到才覺得舒心,可是現在呢,這個女子就這麽不見了。

明明皇上已經為他們二人賜了婚,明明他們就要成為夫妻了,可是現在自己就來開了一會,薛翎櫻就不見了,隻覺得胸口一陣陣的氣悶,更多的卻是心急如焚,他想要找到薛翎櫻,絕對不讓她再離開自己。

就算是要動用暗夜門的力量也在所不惜,就算暗夜門的事情不能透露出來,但是為了薛翎櫻,他都在所不惜。

望著天漸漸的擦黑,若是再不能把人救出來,隻怕薛翎櫻不見得消息也是會隱藏不住了,不說別的,薛翎櫻不得君若寒休棄,之後嫁給了自己,隻怕薛平也會上門來詢問的。

想到薛平,君若寒若有所思:“準備禮物,本王要去薛府一趟。”

君辰逸身邊的隨從,微微一愣,不明白明明剛才還想要去找人的安王,現在怎麽會想著去薛府一趟呢,隻是安王身邊的人都是訓練有素的,自然不會多問,自然是按著吩咐下去準備了。

當天晚上,出現了極為詭異的一幕,一身冷意,滿臉陰沉的安王君辰逸去薛府拜訪,也不知談了什麽,隻是君辰逸在薛府待了不少的時候。

一時留言四起,君辰逸向來是極為得到女子關注的,皇上把薛翎櫻這種與君若寒成過婚,之後和離的女子,許給君辰逸做正妻,自然是傷了很多心係君辰逸的閨房女子的心,現在君辰逸這趟薛家之行,倒是讓這些女子又看到了希望。

可能君辰逸根本就不喜歡薛翎櫻,不過是皇命難為罷了,現在他不帶著薛翎櫻,反倒是一個人去了薛府,這不是表示君辰逸對薛翎櫻並沒有多少在意麽。就算以後的薛翎櫻正妃位置不能動搖,隻是能成為安王的側妃也是不錯的呀。

一時之間,安王君辰逸又成了不少女子眼巴巴盯著的對象,隻是君辰逸並不知道,或者說他現在根本就不在意,在與薛平待在書房之後,很長時間都沒有人間道君辰逸從薛府出來。

一時間,謠言又起,隻怕這君辰逸這趟過去,並不隻是見見嶽父這麽簡單,隻怕是想與薛翎櫻解除這門婚事了。雖然說皇上已經下了旨意,隻是若是君辰逸不願意,薛家也同樣的請求皇上解除這麽婚事的話,隻怕這件事也會不了了之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薛翎櫻成了城中熱門人物,更是有人打賭,薛翎櫻到底能不能進的了安王府的大門,隻是這些都是後話,這個晚上君辰逸注定是睡不著了。

隻是君辰逸在那著急,薛翎櫻也不好受,薛翎櫻倒也是不想睡,隻是想動也是動不了,隻能靜靜地坐在馬車中,就仿佛是一隻任由別人處置的羔羊。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6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